天才小说网 > 贱道长存 > 第95章 赢了?
    “这是……三头六臂?!”

      “卧槽,这就有点惊悚了啊老铁!”

      “这算是什么系?变化系?总不能是变态系吧!”

      观众席一时间议论纷纷,就连很多高年级生和教官都惊骇莫名。

      柳江也是愣住了,哪吒?是你吗哪吒?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根本与他是什么元素什么系都没有关系,完全是功法形成的。

      要说这个张买买,进预备院前还真是什么功法也没修炼过,可进了院里,田韶白就给他指定了一门功法。

      而他的悟性也真是没话说,短短两个月愣是把这冷门的功法,练的略有小成。

      所以这件事就连德城那边知道的也不多,算是张买买的底牌了。

      可柳江现在就哔了狗了,本来还打算绕个后身位,现在好了,哪哪儿都是正面,根本就没有后背好吗?

      没有后背还怎么玩?你厉害!你牛逼!你是大哥行了吧?

      柳江此刻真想说一句“无后为大”啊!

      要按照柳江原本的性格,现在可能直接就选择投降不打了!

      但他绝对不愿意自己那车货平白无故让人拿去。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要恶心一下吴桐那老小子!

      此时柳江已经停了下来,因为他觉得再绕圈也没什么作用了。

      忽然,他朝着主席台大喊:“我说,规则有没有规定哪里算作场外?出场外就判负啊之类的?”

      不一会,主席台传来不知是谁的一声:“没有!”

      柳江“哦”了一声,然后下一秒转身就跑!

      跑了?这特么……跑了?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这个练习场四周都是山,并没有所谓的围墙,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往一个方向跑,那么他就直接会跑进山里去。

      所有人当时就不好了,这特么不是比赛呢嘛,怎么说跑就跑了?真就不摇碧莲?

      柳江才不管他们想什么,实际上他也不是打不过,只是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动用底牌,实在不是他的性格。

      如果有可能,就引到山里去,只要最后能把他打趴下,谁管你是怎么做到的。

      问起来就说,是熊瞎子把他拍晕的……呃,等会,熊瞎子估计也打不过这货吧。

      算了不管了,先跑再说,回头再想办法糊弄过去。

      柳江一边跑一边大声喊:“来追我啊,来追我啊,嘿嘿!”

      这声“嘿嘿”还是跟张买买学的。

      然后下一秒,他就用眼角余光看到,张买买的双腿猛然发力,反作用力竟然瞬间掀起了一大块地皮!!!

      这尼玛,太变态了吧!还是人吗?

      随后柳江就感觉身后好似有一辆高速列车冲了过来,起码也是动车级别的。

      不过这都在柳江的预料之中,只见柳江轻轻一个转向,紧接着就是不停以S形曲线狂奔着。

      一边跑他还一边在喊:“走位!走位!蛇皮走位!”……活脱脱一个金牌导师?

      如此一来,张买买还真难以追上,每当他刚想朝着某一个方向全力冲刺,柳江就会往另一个方向偏转,导致张买买始终无法加速到极致。

      一来二去,两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算啥情况啊?

      而吴桐却盯着雄飞,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刚才柳江问规则的时候,就是雄飞突然开口回答的,其实那时候他还在思索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刚要开口,却被身旁的雄飞抢先了。

      您老知道规则吗?不知道就在那瞎喊?关键您这么随心所欲,到头来擦屁股的还不是我们?

      而雄飞此刻却像一个没事人似的,口中呵呵的笑着,还说什么“年轻真好啊”之类的话。

      好你妹啊!现在是特么感慨的时候吗?

      为什么自己身边就没一个正常点的人了?为什么?!

      吴桐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头疼过了。

      接下来的三十分钟里,练习场中一片欢乐祥和,这聊天的聊天,吃饭的吃饭,就连范疆都在一众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下,心满意足的吃到了酱油拌饭。

      没办法啊,谁让比赛的两人跑了,倒是有工作人员去追了,可看样子一时半会也找不回来。

      然而比赛又是擂台制,总不能不管那俩坑货,直接再叫两个上来比吧?

      反正吴桐是不准备收拾这烂摊子了,规则是雄飞说的,人是他们自己长腿跑的,要找找他们去,关他吴树人什么事?

      所以这比赛顿时就变成了茶话会,只有媒体那边倒是有些心急,这眼看有可能就是最后一场的比试了,他们都还头疼这观赛稿子该怎么写呢。

      总不能写双方激烈缠斗之后,纷纷跑入山林,欲知后续如何,小编我一拍惊堂木,请听下回分解?神经病吧!

      不过让所有人庆幸的是,这自助餐的味道着实不错。

      “那个川州腊肠再给我来两根!”小胖子已经吃的是不亦乐乎。

      而那些金主爸爸们,此时都在自己的产品前面卖力的吆喝,这块区域已经全然变成一个小型的展销会了。

      终于,在大约三十分钟以后,几声巨响从山林中传了出来,惊起飞鸟无数。

      然后不一会,一个身影从山林之中走了回来。

      来人毫无疑问,正是柳江。

      只见他一溜小跑的往回走着,肩上扛着的张买买,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其实之前的战斗并没有多么激烈,进入山林后的柳江,确认除了张买买之外没人再能看到他们了,骤然凝聚出法身,给予三头六臂的张买买雷霆一击。

      即便张买买的神力无敌,但与柳江的法身比较起来还是差的太多。

      毕竟他还只是2星的修行者,即便再逆天,依旧只是2星。

      要知道当初在无二教的堂口,3星的堂主见了柳江的法身也只能落荒而逃,更何况现在。

      不过张买买也不愧是2星巅峰的佼佼者,一共强行吃了柳江法身16个“欧拉”,在第17个“欧拉”的时候,依旧保持着以拳对拳的姿势,只不过这一拳,最终还是让他失去了意识。

      柳江把张买买交给了医务人员,随后来到场中,准备接受接下来的挑战。

      然后他却发现,观众席根本就没几个人了,全特么吃饭去了。

      其实那些人还是看到了柳江,可结果既然已经出来了,那还有啥好看的?更何况酒肉在口,说啥也不走!

      至于挑战……呵呵,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两个怪物不管谁赢了,都不会再有人想上去挑战了,嫌命长吗?

      所以,就在这毫无喝彩声的情况下,柳江赢的了此次比赛最终的冠军。

      柳江倒并不在意这些,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只不过拿了个冠军却冷冷清清,总感觉怪怪的。

      其实这场比赛无论谁输谁赢,所有人都不会太惊讶,唯独除了一个人,田韶白。

      他现在依旧剧的不可思议,倒不是因为与巴特的赌注,而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张买买有多恐怖。

      身为张买买的老师,平日里跟张买买对练的也只有他,或许之前张买买打伤过很多人,但他知道,那种程度可能连张买买的三成实力都没有使出来。

      此时田韶白缓步走到巴特身边,也掏出一支云中仙,点燃吸了起来。

      “怎么?准备履行赌约了?”巴特讪笑着说道。

      “你那娃儿,歪滴很!”

      “都说了我听不懂你们川州话!”

      田韶白白了巴特一眼,重新说道:“那小子有点凶啊,哪里找来的?”

      巴特想也没想:“买烟送的!”

      “送你个仙人板板!跟你说正经的,那小子肯定藏了什么底牌,要不然买买不可能输的这么彻底,还这么快!”

      巴特却笑了笑:“修行者谁还没两手底牌啊?你现在说他已经有本命了物我都信!”

      田韶白顿感话不投机,转身就想走。

      巴特却叫住了他:“的确,那小子确实诡异的很,不过本性绝对不坏,这点我可以跟你保证。”

      听巴特如此说,田韶白倒是没接话,只是沉默了两秒,又继续踏着步离开了。

      走了有些距离了,才听到巴特又忽然大喊:“赌注别忘记啊!”

      “赌你个哈麻皮!”

      两院比赛,就这么落幕了,快的都没有什么真实感。

      而报道也出的很快,因为是昆仑首次与媒体深度接触,所以无论是纸媒还是电视,又或是网络媒体,都大肆报道,一时间关于此次比赛的报道铺天盖地,同时也成了这段时间民众关注的热点。

      唯独柳江却依旧闷闷不乐。

      “搞什么鬼!我的那些广告全都被剪也就忍了,怎么别人全都有镜头,就我的全都被剪光了?我不是冠军吗?”柳江坐在教室里,拿着手机,怒气冲冲的吼道。

      小胖子却在一旁幸灾乐祸:“柳兄,你惹了谁,自己心里没点哔儿数吗?”

      “滚滚滚!”

      柳江当然知道这是吴桐搞的鬼,虽然那车货最终还是拿了回来,但很显然,吴桐的报复也接踵而至。

      除了报道的删减,吴桐还将他们这里原本的文化课作业翻了一倍,同届所有人都对院长敢怒不敢言。

      所以又把矛头齐齐对准了柳江。

      紧接着他们发现,依旧是敢怒不敢言!

      正当柳江想要去找吴桐理论时,巴特却出现在教室门口。

      “柳江,你过来一下!还有关宁和何清风,你们也都来一下!”

      看着巴特严肃的表情,柳江沉默。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隐隐猜想到了什么。

      这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