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风起江湖 > 第一百二十章:狼斗
    大漠夜空,明星璀璨。

    墨蓝色的天幕如是瀑布一般滑下,与漆黑的沙土大地连成一片。亮晶晶的星星在空中闪烁,跟西域美女的曼妙罗莎长裙上的点点坠饰一般无二。不过西域美女常是欢乐的、热闹的,而这夜却是沉沉的、寂重的。

    在这般黑暗无声的夜里,“哒哒”的马蹄之声便显得格外的悦耳了。它能消除所有因为黑夜带来的迷茫,能够驱散所有因为死寂带来的恐惧。

    凌赤也正是如此,一边赶路,一边凝神倾听着马蹄之声,沙沙的却又带着点点咚咚之声,听得入神了,便显得动听极了。

    睁眼与闭眼无异,于是乎凌赤所幸也就将双眼轻轻闭了起来,听着缓缓马蹄之声,倒也不失为一种情趣。

    突然,凌赤的耳朵一竖,在这沙土之上又多了一层沙沙之声,频率与马蹄之声全不相同,听着更是寂静。若非凌赤内力通达,已然耳目都已非常人所能及,这细微的声音,决计是听不见的。

    凌赤听闻异声,身子一侧,掌心已然微微用力,只待一拳击出。

    “小兄弟,不必紧张。”坐在凌赤前面的乌力罕当然意识到了凌赤突然一侧的身躯,便笑着说道,“这可是咱们的好朋友嘞!”

    凌赤还在诧异当中,突然马旁奔过一抹洁白身影,如是发着亮光的白幕一般一闪而过。凌赤内力滚滚,双目也是炯炯有神,在黑夜当中如视白日。凌赤睁着眼睛一瞪,这才发现那雪白的影子竟然是一头通体白色的野狼。

    这头野狼也甚是巨大,跟凌赤座下马匹一般无二,晶莹若雪的绒毛显得光亮洁白,真是漂亮极了。

    凌赤有些不解地问道:“这头狼这么巨大,难不成便是我们的好朋友?”

    乌力罕笑着回答道:“不错,这头雪狼乃是我游历中原之时所遇见的好朋友。随着我一同回到了大漠,那时候它才出生不久,被灰熊杀死了母亲,我便抚养着它。回到大漠之时,长得竟然这么巨大了。”

    凌赤听闻这段往事,也是心驰神往。只见他立刻下马,朝着雪狼奔去。雪狼撒腿狂奔,凌赤在后奋力追赶,两抹身影在漆黑无比的大漠之间却发出了好生欢乐的声音。

    雪狼突然停下,趴在地上,身处舌头舔着自己的绒毛。凌赤缓缓上前,正欲把手搭在雪狼的毛皮之上,而雪狼突然一声低吼,朝着凌赤射出了一道敌意的目光,龇牙咧嘴,好像要冲上来将凌赤扑倒一般。

    乌力罕正纵马而来,笑道:“雪狼,这是好朋友,无碍的。”

    雪狼似乎听得懂乌力罕口中言语,竟然真的俯下了身子。凌赤见状,将手搭在了雪狼的后背,缓缓抚摸着它柔软的绒毛,雪狼温热的躯体也将凌赤的冰凉的双手捂得温暖了起来。

    凌赤不由得赞叹道:“这雪狼可真是一个通人性的好朋友!”

    乌力罕只是笑笑,然后目光飘向了远处,沉声道:“它终归还是猛兽,是不能够跟随我太久的。”

    “啊?”凌赤听出了乌力罕此话之中正是带着要舍弃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雪狼的意思,不由得倍感意外。凌赤立刻劝说道:“乌力罕大叔,你是猎人,雪狼不正是你的得意助手吗?”

    乌力罕朗笑道:“雪狼生性凶悍,做我的助手那也实在是太过可惜了。雪狼生来就是王者,它应该做一头狼群的王!”

    凌赤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乌力罕正是想要杀掉鬼狼,然后让雪狼接替鬼狼在狼群狼王的王座。

    乌力罕话不多说,道:“咱们就快要到那群畜生的贼窝了,快准备准备吧。”

    凌赤听闻此话,急忙起身,跟着雪狼缓缓往前赶路。

    鬼狼手下的狼群不仅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更是喜欢以屠杀商队为乐。乌力罕此举也是希望让雪狼带领狼群,屠杀其他猎物就好,不要再猎食人类了。而鬼狼最喜欢的肉却是棕黄马的肉,是以乌力罕便去集市买了十几头棕黄马匹,弄出了一个没有人的马队,吸引鬼狼前来,所有的计划看起来都是那么完美,可惜却叫一个海德国师给捣毁了。

    又行了半盏茶的时辰,凌赤双目似电,看见黑夜尽头处似有一个建筑物模样的东西,他凝神一望,原来那是一间被遗弃的荒漠驿站。凌赤不由得大惊:“这莫不就是鬼狼的巢穴?”

    乌力罕浅笑着点头,然后纵马往前奔去。凌赤大惊,万万没有想到乌力罕竟然会单人匹马冲去鬼狼的巢穴!

    正当凌赤还在惊讶之时,身旁的雪狼也是立刻冲了出去。凌赤不甘落后,脚下生风,正是自创的“秋雨青幽步”款款往前奔去。这个身法真是飘逸不止,虽然看起来像是缓缓而行,实则已然奔出老远。

    凌赤疾走到乌力罕马匹一旁,乌力罕正好停下马,拉弓搭箭,又取出一颗火石狠狠一撞。火星瞬间点燃,肩头燃起了一团小火,乌力罕奋力拉弓射出,此箭有如是流星一般朝着那破旧驿站射了过去。

    一射中驿站,火势立马便点燃了起来。原本寂静无声的大漠突然响彻了狼群的嘶嚎之声,月光朦胧垂下,狼吼之声与之相撞,整个场面显得格外的恐怖。

    狼群很快便嗅出了凌赤与乌力罕的所在方位,都低吼着朝这边靠近过来,凌赤心一凛然,要知道这些狼到了夜间可是更为恐怖的,白日里对付都觉得棘手,如今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只怕会更加困难。

    乌力罕突然又是拉弓搭箭,每一箭之上都经过火石敲击,三只火星激射出去,狼群自然怕火,都是避之不及。

    凌赤也是将后背的“黑鹏”宝刀给拔了出来,刀身映照着月光,显得尤其森寒。狼群见到凌赤与乌力罕两人都已准备好了,鬼狼一声长吼,所有狼群齐冲过来!

    乌力罕皱着眉头说道:“如今是我们占了先机,所以狼群不会等到我们体力耗尽,它们要把战斗主动权夺回去。”

    凌赤轻叱一声,已然一刀挥出,凛凛刀风一震,狼群也是不敢轻易靠前。凌赤不屑道:“说夺回去,就夺回去。又岂能够叫它们这么轻松?”

    乌力罕沉声道:“这些狼到了夜晚的实力大增,咱们小心为妙,千万注意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旋,切记,绝对不可以硬碰硬。”

    凌赤正向往与凌赤来个生死决斗,可乌力罕却叫其千万不要硬碰硬。由此而来,凌赤不由得也是些许有些沮丧,然而既然乌力罕都这么说了,那也只好作罢。

    只见得三头恶狼打了头阵冲上前来,乌力罕一握缰绳,胯下骏马跳起便是重重一踢,将其中一只恶狼踢倒。随后只见得乌力罕快手快箭,竟将又一只恶狼射中。

    最后还有一只恶狼要从乌力罕另一侧厮杀,凌赤急忙施展“秋雨青幽步”滑身过去,刀光一寒,登时将那头恶狼的头颅给砍了下来。

    就如此,凌赤、乌力罕两人一马,瞬时间便将三头恶狼击败。狼群似乎也是有些被凌赤他们的气势所压倒了,都是不急着进攻,然而溢满杀气的双眼却从未离开过凌赤与乌力罕两人。

    突然,狼群突然散开了,将凌赤与乌力罕团团围住。狼群又分作了两批,一批在前,一批在后,凌赤低声道:“它们打算打车轮战,给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乌力罕大叔,你的箭可够快吗?”

    乌力罕此时已将弓别在了腰间,反腕掏出了一柄长刀,冷笑道:“我刀法虽然没有你好,可也算是出得了手的!”

    凌赤哈哈一笑,瞬时又凝住了,任笑声在夜色的空中久久回荡,然后眼角突然升起了一团杀意,冷冷道:“那就大杀一场吧!”

    第一批狼群前后冲来,凌赤手中“黑鹏”宝刀挥舞过处,无不是鲜血淋漓!而乌力罕座下马匹也是来回踢腿,竟然也将不少恶狼踢倒。然而恶狼皮糙肉厚,立时便扑了起来,将马匹扑倒。

    乌力罕正在此时,怒踢一脚,身子平升数丈,身下是恶狼无数。只见得乌力罕呵哈一声,施展长刀接连划过三个圆弧,刀光频频与恶狼尖牙相撞,叮当之声好不动听!

    然而凌赤哪有心思听这刀牙相撞之声?只见他山阳刀法一招一式越施展越快,可第二批恶狼果然在凌赤与乌力罕措手不及之时一起冲了上来。

    凌赤登时缓下脚下步伐,马步一顿,沉下满是鲜血的“黑鹏”宝刀,冷冷道:“没想到打一群畜生,还要用这招!”

    凌赤霍然一吼,刀光霎时分出数道重影,如是绽开的花瓣一般,朝着凌赤四面八方扑了过去。好些恶狼都是都被凌赤此招杀得击倒在地,踉踉跄跄,不敢再冲上前。

    然而第二批的恶狼又冲了上来,那些刚刚才被击退的恶狼见到同伴冲了上去,也跟着冲上前去。

    凌赤越打下去,越是发觉恶狼实在是皮糙肉厚,要想一刀斩杀实在是难上加难。而乌力罕手中长刀居然被这些恶狼抗得几近崩刃,凌赤不由得焦急问道:“雪狼呢?”

    凌赤此话一出,突然只听得不远处一声狼嚎,所有恶狼全都停止了攻击。

    凌赤等人也跟着转过头去,乌力罕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笑道:“不就在那里吗?”

    月光之下,火焰旁边,一头雪白的野狼身上沾染这丝丝鲜血,仰天朝着皓月长吼。在雪狼脚下的,竟是已然断气的鬼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