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才不是魔女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名传洛京
    洛京,夜府。

    洛兰希尔坐在亭阁二层的围栏边,遥看那场内情况。

    岳贯服下一支‘云水痊愈药剂’,身体周围冒出丝丝白气,有如云雾,随即刚才比试的伤势皆尽痊愈,体内的魔力反而更加充盈了。

    会场的另一边,柳曼枝也缓步走入。她一头乌蓝长发,搭配修习的天使序列,确实很有魅力,虽称不上绝色绝世,但也是少见的丽人了,难怪曾经岳贯倾慕于她。

    望着这位昔日的未婚妻,岳贯神色复杂,似有千言万语在胸,但又无一言可述。

    “曼枝你真对家中之事不知道吗?”他想再次确定。

    “不知。”对方皱起眉头,眼中满是厌弃。

    今天这件事,就算她赢了,以后也很难在洛京立足了。她好不容易从其他同门中获得和霞月师姐一同出席的机会,本想就此认识一些洛京中的世家公子,却不想碰到这个倒霉星。

    看着那粗糙丑陋的衣服,还有那穷酸拮据的模样,柳曼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厌恶,而一想到自己曾经还与这样的人订婚,心中更是升起委屈和难受。

    为什么我总是碰不到那些良人呢。

    “比试开始!”

    随着宣布声过后,柳曼枝拔出手中的一把青荧长剑。此剑长约三尺,轻薄无比,而又细窄,挥舞若无物,只留下淡淡绿影。

    【青萤蝉翼剑】(珊瑚级,稀有):乃采用碧落空灵蝉(原初序列8)的蜕壳之金,搭配空青扶桑木(珊瑚级)打造,此剑挥舞起来毫无阻力,而又迅捷无比,可让使用者的速度大幅上升。带有【破空Lv.7】【迅疾Lv.6】【青影Lv.6】三种附魔特效。

    看到柳曼枝手中的剑后,众人惊讶,因为刚才来的时候,三人手中和腰间并无此剑。

    “这估计是凌湖公子的私藏,碧落空灵蝉早就绝迹,估计皇家宝库中才有少许,而他又在宗血司任职,接触不少,才能获得。”

    “啧啧,这位凌湖公子真舍得,把这种宝物借人。这估计是他自己平时携带身边用来防身的吧。”

    “不过这下子霞绛天算是欠下他人情了,以后他再去拜访,估计霞绛天内也不好拒绝。我可是听说,这云纱霞绛天内的弟子大多都是美貌佳人呢。”

    “唉,羡慕呀.......”

    场内,岳贯看着那抽出的青荧长剑,感觉一种危险的气息溢出,那薄薄的剑刃带给他一种有如刀割的锋利感。

    岳贯紧紧盯着对方握剑的手,缓缓调整着呼吸,这次他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小心观察。

    看着这死死盯住自己的眼睛,柳曼枝一声冷哼,然后持剑念咒,快速移动起来。

    青色的霞光从天空洒下,将场地内染成浅绿,随后翠绿薄纱自剑刃挥舞处飘起,随着她的移动在场内卷动。

    不能再让她继续下去了。

    看着柳曼枝的行动,岳贯一声大喝,陡然气浪迸发,在场内炸开。

    花草和树木的直接被声浪掀飞,树叶蜕尽,变得光秃秃,周边围观的众人身前浮现淡蓝的光幕,将这声浪隔开,这是夜真启动了府中的铭纹法阵。

    场内那一声大喝后,绿霞散尽,只有一层层浅绿薄纱依然漂浮,这些薄纱形成巨大的圆将岳贯包围,然后逐渐收紧,看来是想学上局霞月仙子那般将岳贯控制住。

    只是柳曼枝没有霞月那般手段只能依靠手中的长剑搭配绿霞取巧施展。

    这些浅绿的薄纱看似弱小,但继承了天使序列稳定,坚韧,停滞的特点,如网一般向对方罩下。

    岳贯看到后,用力一蹬,身体如炮弹一般跃向高空,随后如深红彗星般砸下。

    嘭!

    砖石飞溅,碎块刮地,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柳曼枝依靠青萤蝉翼剑的速度快速闪过,随后继续施展起绿霞轻纱之术。

    岳贯落地后从坑中跳出,再次追击对手,但柳曼枝总能依靠迅捷的速度躲开。

    柳曼枝不想和这个蛮力的家伙近战,她还想保持优雅的形象呢。

    随后一次次追击中,场内的轻纱越来越多,而当岳贯再想追击柳曼枝时,就看到一幅幅薄纱挡在中间。当他猛地追击时,就陷入这薄纱的包裹中。

    一步慢,步步慢,当岳贯缠上薄纱时,更多的薄纱随即包裹而来,让他寸步难行。

    看到岳贯速度变得缓慢可见,柳曼枝心生得意,接下来的招式也更加花哨,似乎想尽情展示自己的魅力。

    翠绿的花瓣点缀于薄纱中,随着她挥舞青萤长剑于舞蹈中落下,将对方层层笼罩。

    “真漂亮啊。”

    “不愧是云纱霞绛天,招式都是如此美丽。”一些看客也不自觉欣赏吹捧起来。

    虽说他们不少都出自大家族,但自身实力并说不上高,一般序列3-4就算很不错了,比起那些目不暇接的战斗,这种优美的法术似乎更让他们喜欢。

    听到这些夸赞,场内的柳曼枝虽没说什么,但眼角却带起丝丝笑意。一旁观战的霞月看到这一幕,眉宇却微微皱起。

    场内岳贯的挣扎越来越小了,他仿佛又重演了上局的场景,一层层薄纱将其完全包裹,连眼睛鼻子都漏不出来,困在原地。

    柳曼枝此刻停下脚步,提着剑一步步向前。

    青萤的细剑被白嫩的手掌握住,缓缓抬起,一片青影随即带起,刺向这已不能行动的对手。

    无声无息中,青光透胸而出,剑刃从岳贯背后冒出,场中的这个男人停止了挣扎。

    那冰冷无声的细剑终于将昔日的奢望和幻想了断,并绞碎消散。

    就在众人以为比试结束时

    “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疯狂而悲怆的声音响起,似乎是讥讽这一剑的弱小,又似乎是嘲笑可怜而丑陋的自己。

    数道红芒闪现,一双长着利爪的手指从薄纱中刺破,然后陡然撕裂这一身束缚。

    一双血红无比的眼瞳自薄纱中显现,其眼角似乎还有染血的眼泪。

    那长着利爪的手掌一把抓住柳曼枝的手腕,用力一带,随后膝盖陡然撞在对方腹部,骨骼破碎的声音刹那响起。

    随后大掌一挥,啪!!

    五道鲜红的爪痕在柳曼枝脸上出现,将其打得皮开肉绽翻滚于地,浓郁的血液从翻涌的皮下不断涌出。

    岳贯上前,一脚重重踏下,准备踩碎其脊骨,但不想地面那挣扎的身影手腕一转,青影挥舞,岳贯的半截小腿就此滚落,然后摔倒在地。

    鲜红的血肉混入泥土中,剧烈的疼痛贯彻全身,岳贯不管不顾,用那半截小腿蹬地,然后另一只脚转动身体,再次以手做爪,杀向那刻骨铭心的对手。

    柳曼枝狼狈的在地面滚动,堪堪躲开这攻击,口中发出古怪的尖叫,似乎是惊恐,又似乎是疯狂,此刻哪里还有什么仙子做派。

    看着如此血腥的一幕,不少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面若寒噤,身体表面不知何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倒是几位赴宴的上门弟子此刻面色如常,似乎对此并不惊奇,他们当中执行任务时,有的是比这更加血腥的场面。

    场内的局势刹那间几经变幻,柳曼枝险之又险的躲开几次攻击后,终于恢复了些清醒,依靠青萤蝉翼剑的加持,她脱离了岳贯的攻击范围。

    而失去一条腿的岳贯,此刻再怎么也追不上柳曼枝了。

    “你可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疯狗。”柳曼枝咬牙切齿的说道,随后细剑挥舞,一道青影闪过,岳贯身上就出现一道血痕。

    这个男人依然半跪在地面没有认输。

    “我本来就不想嫁给你。若不是你父亲死不要脸的在我家中久坐,强求我父亲答应,怎么会有今天这一切!”

    “你以为我会高兴你喜欢我吗?呵,真不知道你哪来的白日梦。”

    “我只恨有你这样恶心的人,打扰了我的生活,让我失去美好的婚姻。”

    柳曼枝满是恨意的说着,然后一次次挥动青萤细剑,将岳贯斩的满身是血,有如凌迟。

    既然你不肯认输,那就让你尝尝我的恨意吧,反正今天我的形象是毁了,也就不在乎什么脸面了。柳曼枝一手捂着脸,一手不断挥剑,丝丝鲜血不时从指缝中溢出。

    唉.....

    看着这一幕夜真心中叹气,将头别过,心想这件事该如何了解才好。这下是压不下去了,今天这么多人在场,估计明天就会传遍洛京。

    可就在他愁虑如何收场时,场内再次发生变化。

    岳贯那血肉模糊的身形陡然移动,宛如血光一般扑向柳曼枝。陡然间,柳曼枝仓促应对,青萤的长剑脱手而出,直接飞向场外。

    淡蓝的光幕被这超凡长剑轻松洞穿,去势不减,直奔远处的亭阁。

    铛~

    一道紫色剑光乍现,将这飞驰而来的长剑弹起,然后凌空握住,缓缓的放在桌面。

    众人皆然将目光移动,看向那远处的亭阁。

    一位黑发黑眸的绝世少女端坐围栏边,神情恬静。在她身旁,一位身着紫白长袍的男子站立,他一手握淡紫长剑,另一只手反握接住的青萤长剑,将其扣在桌面。

    众人看着这位黑发白裙的少女,惊讶于何时洛京中又多了一位绝世佳人,继而又被梦幻而恬静的气质所吸引。见她从容不惊的模样,似乎并不惧怕这飞来的超凡利剑,让众人心中称奇,之后又觉得是一旁那位英俊男子的功劳。

    看其年轻而身具六阶实力,即便是上门中也较为少见,估计又是一位明日之星。

    场内的战斗还在继续,柳曼枝在失去长剑后变得狼狈起来,她本身就不擅长近战,这时更是被逼的快步入绝境。

    见此场景,那位凌湖公子眉头紧皱。他本来是想借此交好云纱霞绛天,如果在他的提议下,这场比试输了,恐怕这次不仅不能交好,估计还会结仇。

    这个叫柳曼枝的女人真是无能,这么好的局面都能走到这一步。凌湖转过身体,看向远处的亭阁,隔空拱手。

    “还请这位师兄将剑还给场内比试者。”

    这时,他也只能出此下策,虽然让人有些鄙夷,但好歹也胜过让霞绛天输掉。

    即便相隔甚远,但对超凡者而言,这并不是问题,听到凌湖的请求后,玊苂没有立刻回答。

    他虽刚达到六阶,但资历尚浅,况且身边就有同出一源的尊敬长辈,为何不询问下她的意见呢。

    “洛兰师姐您看?”他俯身询问。

    眼见这位罕见的六阶天才居然询问那位身旁的少女,众人不由得讶然。他们本以为两人是师兄妹或者是兄妹关系,但看这副场景,两人居然是以这更为年幼的少女为主。

    而那位少女怎么看,最多也不过五阶实力,虽说不错,但在精英汇聚的洛京,真的不算什么,她到底是谁,何等身份,为何有如此容颜?

    而听其称呼,似乎姓洛,还是皇姓之一,这更加让众人好奇起来。

    洛兰希尔感觉无数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仿佛身体也微微灼热起,一种淡淡的害羞在心间升起。

    真是无妄之灾,相隔这么远观看都会受到影响。少女心中吐槽。

    此刻要把剑还回去吗?总感觉这样做有失公平。

    本来比试中一方突然增加超凡武器就算了,现在对方凭本事打飞,还要将剑送回去继续保证优势,这样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啊。

    见这位少女不发一言,玊苂也将剑继续放在桌上,然后抬起身来,后退半步。

    场内的比试很快进入尾声。失去长剑后的柳曼枝被岳贯抓住,一脚踢断腿,然后又是几拳打在脸上,带起一片鲜血和碎牙。

    “不...不要,求求你了,不要。我..我认输,我认输...”柳曼枝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

    这时岳贯才逐渐从疯狂的状态中逐渐清醒,他仍开柳曼枝,两腿颤抖着缓步后退,虽然胜了,但此刻他其实也是强弩之末。

    九荒山的超凡者多为戮兵和魔心两道,而他修习的就是魔心(恶魔序列),此道关键时刻可爆发潜力,强制高速运转超凡核心,以此快速恢复和搏命。

    这也是他能在小腿被切断后,能趁这对方不注意快速长出恢复的原因。

    只是这样的搏命的招式代价也是巨大的,损伤身体不说,用多了还会折寿,今天沸腾血脉一搏后,恐怕十年内他都无法突破五阶了。

    “第三场,岳贯胜。”

    随着凌湖极不情愿的声音,这场惨烈的比试终于落下帷幕。而因为来赴宴的客人众多,可想而知这件事会在洛京掀起怎样巨大的波浪。

    虎啸九荒山,云纱霞绛天,这两大上门恐怕会成为无数人议论的对象,而其中岳贯、柳曼枝、霞月仙子、以及那位神秘的黑眸少女也会成为整个洛京城内八卦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