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17章
    距离那件事发生已经过了一个星期,那几道青黑也已经消失,应欢都打算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了,猝不及防间,徐敬余竟然跟她道歉了!

    应欢:“……”

    她一脸呆滞地看着他,心砰砰砰直跳,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不是都默认了假装不知道吗?

    为什么还要提?!

    应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要该做何反应,慌忙往四周看了一眼,生怕有人听见他们不可告人的羞耻秘密,好在大家都围着陈森然和石磊去了,没人注意到这边。

    她松了口气,红着脸瞪他:“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不是打算装作不知道了么?以为你也知道……”

    这种事情说明了多尴尬啊……

    徐敬余咳了声:“我知道你的意思。”

    应欢瞪眼:“那你还提……”

    徐敬余穿着红色拳击裤,战袍系得松松垮垮,背倚着器械,整个人显得很放松,他翘了下嘴角:“我本来也想好好假装下去,但你最近几天看见我就想绕道走,躲我跟躲色魔似的,我能忍?”

    应欢否认:“我没有。”

    “你有。”

    “……”

    应欢无力反驳,只能对着他干瞪眼。

    拉力器械两边,两人隔着三米的距离,徐敬余正歪头看她,叹了声:“所以没办法,只能说开了,免得你真把我当色魔了。”

    他又问:“在生气?”

    “没……”

    他点点头,微微挑眉:“那是觉得自己吃亏了?”

    “……”

    到底是女孩子,在这方面脸皮要薄一些,应欢快招架不住了,再聊下去她就要炸了,她深吸了口气,皱眉看他:“对,我就是觉得我吃亏了,不行吗?”

    徐敬余舔了下嘴角,低声说:“可以,这是对的。”

    应欢抿紧唇,舌尖抵着小尖牙,眼睛骨碌碌地转,脑子飞快转动,努力想怎么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又听见男人慵懒低沉的声音说:

    “你如果觉得自己吃亏了,可以讨回来。”

    应欢乌润的眼睛对上他漆黑的眼,没好气地说:“怎么讨?摸一下你的胸肌吗?”

    徐敬余瞟了她一眼,轻笑出声:“你要是觉得这样可以,我没意见。”

    应欢:“……”

    她没说话,徐敬余人已经站直,慢吞吞地解开腰带,布料轻薄的战袍往两边散开,露出男人精壮的躯干,肌肉线条漂亮勾人,他慢条斯理地把战袍脱下,丢在器械上,动作潇洒利落。

    应欢愣愣地看着他,“你、你干嘛?”

    她没说要摸他!

    徐敬余今天还是穿着红色拳击裤,金色宽边腰带,黑色软底鞋,直直地看着她,走过去。

    应欢:“……”

    他不是要逼她摸他吧?

    她心跳加快,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把他挡在手臂距离之外。

    “不、不用了,我并不想摸你。”

    徐敬余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姑娘,嘴角微翘:“别啊,不讨回来你不还得记恨我,躲着我。”

    应欢嘴角抽了一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不恨了,不躲了,行了吧?我就是觉得太尴尬了,你要是不提,我过几天就能忘记了……”

    徐敬余:“真的?”

    应欢:“真的!”

    “那现在可以随队了吧?”

    “我去还不行吗?”

    徐敬余低低笑出了声,那边吴起喊了一声,“徐敬余,快过来,轮到你了。”

    徐敬余应了声:“好。”

    他看了眼面红耳赤的应欢,在她脑袋上拍了拍,“走吧。”

    应欢站着不动,跟生闷气似的,徐敬余回头喊她:“还愣着干嘛?”

    她思绪有些飘,一脸不悦地回头,语气也不好:“去干嘛?”

    徐敬余挑眉:“去跟吴教练说你要随队,让人订机票,不然你怎么去?”

    应欢:“……”

    她深吸了口气,平复不断起伏的心跳,朝那边走过去,跟吴教练说了自己要随队的事情,吴起笑笑:“好,我让人给你订机票和安排住宿。”

    应驰很高兴:“太好了!”

    石磊和杨璟成几个也很高兴,石磊笑着说:“你去就太好了,万一小祖宗和陈森然闹起来,你还能哄哄,还能给大家打打气。”

    应驰哼了声:“我跟他闹什么?他嘴巴放干净点儿我就不跟他吵。”

    陈森然讽笑了声:“谁他妈要跟你吵?”

    应驰气个半死,应欢摸摸他的头,顺毛,“别吵架。”

    “好吧。”应驰乖乖点头。

    应欢对石磊他们笑了笑,余光瞥见徐敬余走到陪练曹威面前,戴上拳套,往她这边瞥了眼,整个人自信又张扬。

    应欢看着他,突然后悔了,她应该打他一下,讨回来才对。

    越想越觉得应该这么做。

    不然意难平。

    徐敬余训练结束后,应欢走到他面前,他正在解绷带,一圈圈地落在地上,堆了一小堆。

    他挑眉看她:“怎么了?”

    应欢手里拿着本卷成团的书,看向他的手,命令似的:“你把手伸出来。”

    徐敬余把绷带扔在地上,不太明白她要做什么,不过还是把左手伸出去了,他是左撇子,先伸左手是种习惯。

    应欢回想了一下,说:“右手。”

    徐敬余挑眉,收回左手,伸出右手。

    男人的手修长宽大,掌心上多是老茧,这是拳击手的手。

    应欢抿紧唇,抬起卷成团的书,徐敬余眉心一跳,已经猜到她要做什么了,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她,惊讶不已。

    手起刀落。

    卷成团的重重地打在男人的掌心里。

    啪——

    应欢用了很大力气。

    徐敬余:“……”

    他舔了舔嘴唇,心情复杂地看着面色沉静的小姑娘。

    应欢抬头看他,弯眼一笑:“这样就扯平了。”

    徐敬余:“……”

    应欢心满意足,心情舒畅地转身走了。

    徐敬余站在原地,手心微微发麻,他舌尖抵着腮帮转头看了下窗外,又转回来,垂下眼皮的同时,喉间逸出一声:“呵……”

    他看向应欢的背影,太阳西下,夕阳的余辉洒入俱乐部宽敞的落地窗,少女纤瘦的背影经过,整个人像镀了一层柔润的光,画面温柔得像一副水彩画。

    那一刻,徐敬余觉得少女整个人都鲜活无比。

    他在脑袋上撸了几把。

    还是觉得很可笑,她当是小学生吗?

    打手心。

    下次你不准摸我。

    摸我我就打你的手。

    不是左手,是右手摸到的,所以我要惩罚你的右手,这是一只罪恶的右手。

    这样?

    徐敬余捡起绷带,靠在边上,越想越觉得可笑,嘴角翘着笑出几声,最后连笑得连肩膀都在抖。

    石磊经过,见鬼似的看他:“靠,你一个人在这儿笑什么呢?”

    徐敬余把绷带卷起来,慢慢收起笑,淡淡地说:“没什么,被可爱到了。”

    石磊:“????”

    也许徐敬余是对的,这事说开后反而没那么尴尬了,但依旧是两人之间不可言说的秘密,每次对视的时候,应欢都觉得徐敬余的眼神绵长又深沉。

    徐敬余估计这辈子都没被人打过手心。

    这事儿……

    好像很难忘记了。

    钟薇薇她们得知应欢要随队的时候都疯了,尤其是姜萌,她急切问:“那我们可以去吗?去现场看比赛。”

    拳击比赛是在体育中心,拳台是临时搭建的专业拳台,有电视台和媒体到场,到时候在电视上也能看见比赛,想入场也可以,要入场券。

    应欢想了想,说:“我问一下有没有入场券。”

    姜萌立即笑了,催促她:“那你快问!”

    应欢坐在桌子前,伸手拿过正在充电的手机,三个姑娘围在她身后,一起看着她的手机屏幕。应欢点开微信,本来想问应驰的,但应驰那傻小子估计都不管这种事情,她只能在群里问。

    很快,石磊回她:“有啊,不过都已经送出去啦,吴教练那边肯定还有。”

    杨璟成:“问敬王啊,他那天拿了好多张,说是拿给他妈。”

    陈森然:我有,但是不想给你,你求我的话我就考虑一下。”

    应欢:“……”

    钟薇薇:“啧,这小孩谁啊,这么欠打。”

    应欢正在犹豫是去问吴教练还是徐敬余拿票,肩膀就被林思羽戳了戳:“去问敬王要啊。”

    “吴教练不是也有吗?”姜萌说。

    话音刚落,徐敬余在群里回复了一句。

    【小医生要票?我问问。】

    应欢:“……好。”

    钟薇薇弯腰,笑眯眯地凑到应欢面前,“小医生?敬王现在都这么叫你的吗?”

    林思羽也哇了声:“听起来很亲昵啊。”

    应欢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队里的人都这么叫,也不知道谁带的……”

    脑子灵光一闪,忽然想起来第一个叫她小医生的是徐敬余。

    她抿住唇,眼睛转了转。

    姜萌看了看应欢,有些酸酸地说:“怪不得你什么社团都不参加,a大有什么社团能比得过天博俱乐部吗?肯定没有啊,我们学校有几个男生长得比敬王好看啊?我看就没有。”

    应欢看着几个少年在群里胡掐,闻言微微愣了愣。

    钟薇薇看向姜萌,笑眯眯地:“有啊,奶驰,又白又漂亮还爱炸毛,多可爱。”

    林思羽撩了撩长发,也笑:“如果不是奶驰,应欢也不会去俱乐部,所以想进俱乐部做兼职,首先得有个拳击手弟弟。”她拍拍姜萌的肩膀,“别嫉妒,谁让我们没弟弟呢。”

    姜萌脸色不太好看,笑了一下:“是啊。”

    应欢自始至终没说话,等待徐敬余给她回复。

    徐敬余走出房间,去客厅找正在看电视的杜雅欣,“妈,入场券你送完了吗?”

    杜雅欣抬头看他:“没有啊,还有三四张吧,怎么了?”

    徐敬余拿起手机,直接私应欢。

    【要几张?】

    等了几秒没人回复,群里那群狼人一直在刷屏,应欢的手机屏幕还停留在群聊天,耐心等徐敬余,忽然,徐敬余在群里@她。

    【没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看私聊。】

    应欢愣了下,群里已经炸开了,石磊真的特别喜欢起哄:“干嘛要私聊?你们有什么事在群里说啊!”

    杨璟成:“别走啊!”

    群里都乱了。

    应欢连忙退出群聊天,果然看到徐敬余又给她发了一条。

    这还是他们加好友以后第一次聊微信。

    【四张够了没?】

    她连忙回:“够了,三张就够了。”

    徐敬余看到她的回复,抬眼看向杜雅欣:“给我三张。”

    他回应欢。

    【好,给你留着了。】

    杜雅欣随口问了句:“好,你要给谁啊?”

    徐敬余行李已经收好了,也没什么事,就过去在沙发上坐下,脚搭着沙发墩,懒洋洋地说:“给队里兼职的小医生。哦对了,你也认识,就应欢,你的小病人。”

    杜雅欣张张嘴,有些惊讶:“咿?那个小姑娘啊。”

    “嗯。”

    “她在你们队里做兼职医护?不是才大一么?”

    徐敬余说:“她已经大二了,这个不影响,她能处理好基础伤,她弟也是我们队里的。”

    杜雅欣一想也是,又不是在医院要开医生证明,笑了笑:“这么说你们还挺有缘的。”

    他笑了笑,可不是么?

    手机闪了一下,徐敬余低头瞥了眼,应欢回了他一句“谢谢。”

    他扯了下嘴角,慢悠悠地回了句:“怎么谢?”

    应欢:“……”

    钟薇薇她们还看着她的手机屏幕,几个人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徐敬余还会讨要谢礼,钟薇薇拖着下巴说:“我们请他吃饭怎么样?”

    姜萌特别积极:“对对,请他吃饭。”

    应欢点头,回复徐敬余:“请你吃饭。”

    徐敬余看着手机,忽然想起一些事,这已经是应欢第三次说请他吃饭了。

    结果,一次都没有。

    啧,骗人可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的应小欢依旧骚不过敬王,敬王迟早有一天要把应小欢撩炸!

    ——

    应小欢:不是说好了就当做没发生吗?你提这个做什么?你想做什么?

    徐敬余:想送命。

    应小欢:没关系的,我要是被捏碎了就去隆胸,硅胶手感也不错哦,感谢现代医学!

    徐敬余:……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想摸一辈子硅胶。

    应小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