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21章
    徐敬余靠着椅背,把手搭在她椅子扶手上,歪头看迟迟不动的应欢,挑眉一笑:“怎么,不给按?”

    其实,俱乐部除了医护之外,还有专门的理疗按摩师,定时给拳手们按摩放松手臂,应驰到俱乐部之后,应欢就很少做这个工作了,因为理疗师无论是力道还是精准度都做得比她好很多。

    她抬头看徐敬余,“你凑什么热闹啊?”

    “哦,我懂了。”徐敬余似笑非笑地看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站起来,一个晃身,在她右边坐下,“不按右手,那左手总可以吧?左手没有罪恶感。”

    应欢秒懂,心头猛地跳了一下,忙瞪他:“你别乱说!”

    徐敬余低笑:“那按不按?”

    应欢气鼓鼓地按上他的手腕,少女的手指纤瘦柔软,力道不太大,倒是男人的肌肉跟石头似的硬邦邦的,她用食指连戳了两下,说:“你肌肉好硬。”

    “不然还是软的?”

    “……”

    莫名的,两人同时沉默。

    应欢低头,在他手臂上尽职尽责地按了起来。

    那边,应驰一边听吴起交代一边往这边瞟,看见徐敬余臭不要脸地让应欢按摩,走了一下神,吴起冷着脸拍在他后脑勺上:“看哪儿呢?”

    应驰连忙回头道歉:“没有,您继续说,我在听的。”

    吴起说:“你的对手叫何昊,身高174,67.8kg,个子不比你高但比你壮,他的优势是力量大,但有些莽撞,你现在力量比不过他,经验也不足,不要硬拼,要靠战略……”

    应欢在男人硬邦邦的手臂上按捏着,随口问了句:“徐敬余,你真的是左撇子?”

    徐敬余嗯了声:“不喜欢左撇子?”

    应欢无辜地看他:“我有说吗?”她就是有些好奇,“那你左手会写字吗?我读幼儿园的时候,有个同学也是左撇子,一开始他只会用左手写字,写出来的都是反的,老师和家长教了很久才学会用右手写字。”

    “会,我左手什么都可以做。”徐敬余勾勾嘴角,“给你签个名?”

    “……”

    她在他手上重重一按,站起来,轻哼:“你的签名现在又不值钱。”

    徐敬余不置可否,低笑着起身,小姑娘柔软的手指从他大臂滑至手腕,微凉的感觉令他顿了一下,说:“好了,时间要到了。”

    “都过来。”

    吴起喊了声。

    大家聚集过去,吴起伸手,其他人一只手一只手地叠上去,应欢想挤到应驰身边,徐敬余不由分说地拉过她,直接抓住她的手一起叠在最上方,他的手完完全全覆在她的手上。

    十几只手用力往下,少年和男人中气十足地喊:“加油!”

    应欢被这一声震得心尖颤。

    等所有人都松开手后,她心尖余热还在,冲他们抿嘴一笑:“加油啊。”

    石磊猛捶胸口,夸张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小医生喊加油就特别有信心。”

    杨璟成:“我也觉得。”

    应驰:“……”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大家抢来分享了。

    19:30比赛正式开始。

    应欢跟周柏颢韩医生以及俱乐部后勤等坐在指定观赛席,距离拳台很近,是个观赛的好位置。拳台上灯光闪耀,越往后越暗,竞技氛围很浓,她给钟薇薇打了个电话,“你们在哪里?”

    钟薇薇也站起来,笑着喊:“左后方往上两排,我们刚进来一会儿,你一入场就看到你了,这红色队服很显眼了,骚气!”

    应欢心想:徐敬余穿红色才是张扬又骚气!

    应欢转向左后方,果然看到她们了,她笑着挥挥手,目光一转,就看见坐在钟薇薇她们前排的杜雅欣,她身旁还坐着好几个人,像是一起来看比赛的。

    她愣了一下,倒是杜雅欣对她笑了笑,应欢忙回了一个笑,她是真的不知道杜医生也会到现场……

    不过,徐敬余比赛,她来给儿子加油也没错。

    应欢告诉钟薇薇:“应驰等会儿也要比赛。”

    钟薇薇很惊讶:“啊?不是说他不能上场么?”

    应欢目光对上陈森然,笑容淡了下来,简单说了句:“临时安排的,我先挂了。”

    第一个上场的是56公斤级拳手,国内小级别选手在世界赛上一直是比较拿成绩的,如49公斤和56公斤级都有世界级拳王,49公斤级更是出过奥运冠军。

    吴起一直物色不到好苗子,所以49公斤级选手一直是俱乐部的空缺,河北省队也没报这一级别。

    杨璟成打拳一直稳打稳扎,战略和拳风都很稳,跟他偶尔有些跳脱的性格不太一样,吴起看了第一回合就说:“稳了。”

    杨璟成果然打了个漂亮的开局。

    第二场开始,应欢有些紧张地看向比赛通道,应驰穿着红色战袍跟在吴起身后跑出来,他深吸了口气,站在拳台下蹦跳几下,下意识地往应欢那边看。

    应欢笑着对他竖起大拇指。

    应驰咧嘴笑了,用力捶自己胸口,站在旁边的徐敬余嘴角抽了抽,他看了一眼河北省队的何昊,凑过去跟吴起说了几句话。

    吴起听完眼睛一瞪,随即笑了。

    应驰跳上拳台后,台下观众喊得很大声,尤其是女观众。

    “哇,这小男生长得可真漂亮,这么白这么奶,舍不得看他被打!”

    “不忍心看那张脸被打啊!”

    “感觉……一看就是白斩鸡啊,行不行啊?”

    ……

    台下,钟薇薇转头看向身后的女生,这女生应该是大学生,她微笑道:“别小看他哦,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

    女生一愣:“是,是吗?你认识他啊?”

    林思羽指指下方的应欢:“看到了吗?那个是我们寝室的,上台的是她弟弟,我们坐得那么近,等会儿一起为红角选手加油啊!”

    女生和她朋友都愣住了,她们为什么要一起帮红角选手加油啊?

    林思羽又指指徐敬余:“看到那个帅哥了吗?明显红队颜值高啊,给帅哥加油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姜萌目光落在徐敬余身上,忍不住笑了笑:“就是啊!”

    “……”

    不过……

    那男生是真的好帅啊!

    杜雅欣听到几个小女生的话忍不住回头,温和地问:“你们是a大的?”

    姜萌点头:“对啊。”

    杜雅欣笑:“那正好,我跟你们一起给红角加油,那个小伙子是真挺帅的。”、

    她指了指徐敬余。

    林思羽点头:“好啊好啊,一起给敬王加油!”

    应驰上拳台后,吴起在他肩上又拍又捏,给他放松,然后脱去他的战袍和t恤,露出年轻白皙的精瘦健壮身躯,台下又是一阵呼喊。

    吴起对应驰说:“还记得跟徐敬余的比赛吗?”

    应驰点头:“记得,怎么了?”

    吴起检查他的拳套,给他塞了护齿,说:“徐敬余少年时跟何昊打过比赛,何昊喜欢急攻,你绕着场吊着他,不必急着进攻,等他被激怒乱了阵脚,再主动攻击。”

    “徐敬余说的?”

    “嗯。”

    吴起最不放心的就是应驰,也许这样比赛不太激烈不够好看,但的确是个办法。

    应驰点头答应了。

    拳击宝贝举着1的牌子绕场一圈,台上只留下裁判和拳手。

    第一回合开始,应驰绕着拳台吊着何昊,他通过灵活的步伐频频躲过何昊的进攻,何昊挥了几次重拳都只是擦过他的脸,都是挥空状态,应驰一边躲一边记何昊的拳路。

    台下观众看得一脸懵逼,怎么这漂亮男生这么怂鸡?

    拳台上出现僵持状态。

    应欢也不懂应驰在做什么,徐敬余靠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应驰体能比不过何昊,开局就打得那么激烈的话,他后面两个回合会很吃力,很可能被ko。”

    男人靠得近,呼吸悉数喷洒在她耳边,应欢觉得耳朵有些痒,轻轻揉了一下,小声说:“其实我觉得应驰有些瘦了。”

    少年身材高瘦,相比何昊,稍显单薄。

    徐敬余勾勾嘴角,吴起好像有意让应驰和陈森然打75公斤级,陈森然刚入队的时候身高是175,现在也窜个子了,跟应驰差不多,太瘦的话力量确实比较难增加。

    第二回合,应驰依旧故意拉开距离,然后突然跨步贴近,利用重拳击打何昊,他动作非常快,何昊防守也快,防守拳架做的很好,防守住后立即反击,几个组合拳打出去,把主动权拿了回去,应驰开始被压着打了。

    陈森然对着拳台冷笑了声。

    应欢皱眉,看着台上,应驰眉骨被挫开了,血流了下来。

    这一回合结束,中场休息的时候,医护给应驰做了止血,吴起给他灌了两口水,问:“下一场记得防守,找他的漏洞,再进攻,他臂展比不过你,你要利用臂展优势调整打法。”

    拳击手的臂展非常重要,一点点优势都能影响比赛结果。

    “嗯。”

    应驰点了下头,看着拳台对角的何昊,在脑子里复盘了一遍前两个回合。

    他发现,何昊总是喜欢往他右边打。

    第三第四回合,应驰慢慢找到节奏,用步伐扰乱何昊。应驰力量和体能不足,但连续拳非常流畅,加上人聪明,会观察对方的拳路,会灵活改变拳路。何昊的拳头很重,但连续性和灵敏性比不过应驰,中间这两个回合打得有些不相上下,应驰稍占优势。

    第五个回合,何昊一直往应驰受伤右边眉骨打,应驰挨了一记重拳,顿时头昏眼花,防守慢了半拍,连续被打了几个摆拳,整个人都晃了晃。

    裁判出面,挡住何昊。

    开始读8,如果8秒内,应驰没有恢复清醒,就等于被ko了。

    “5、4、3……”

    应驰忽然猛地站直了,用力往自己胸口捶了一记,眼睛睁得晶晶亮,看向裁判,告诉他,他清醒了。

    应欢急得站起来,整颗心都揪在一起了。

    比赛终于结束,她慢慢坐回椅子上,等待裁判宣布结果。

    应驰舔着嘴角,一直安静地喘气,只有应欢知道,他那是紧张和害怕了。

    应欢问徐敬余,不太确定:“应驰的点数是不是多一点?”

    徐敬余:“嗯,非常微弱的优势。”

    当裁判举起应驰的手时,应驰瞬间跳了起来。

    他举起双手做了个胜利的姿势,跑到拳台边大声喊:“姐!我赢了!”

    应欢比他还高兴,站起来就弯起手臂,笑着给他比了一个明晃晃的爱心。

    徐敬余:“……”

    他猝不及防地愣住,看着小姑娘笑弯的眼,睫毛忽闪,黑白分明的眼里亮晶晶的,满眼的骄傲藏不住。

    有这么骄傲吗?

    只是赢了一场初赛而已。

    应欢比完爱心,又竖起大拇指,她看向徐敬余,笑眯眯地:“应驰赢了!”

    徐敬余被那个明晃晃的爱心给震到了,忽然有些烦躁,越来越看不惯台上的应驰,那家伙又蹦又跳,跟教练击完掌,整个人笑地跟个傻逼似的。

    妈的,这小祖宗真是浑身毛病,各种作。

    赢个初赛而已,还要人比爱心竖大拇指,他以为他五岁吗?

    他舔了舔嘴角,皮笑肉不笑:“哦。”

    应欢不在意,高兴完了,看向同样呆愣看着自己的陈森然,淡声说:“应驰赢了,你要跟我跟应驰道歉了。”

    陈森然:“……”

    他看着面前的少女,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求他道歉,他忍不住讽笑:“他只赢了一场,有什么好骄傲的。”

    “但是他赢了,我就有底气了。”

    “……”

    徐敬余抬头看她,轻轻一笑:“那你不如把希望押在我身上,底气更足。”

    作者有话要说:这段有点难写,又想写完奶驰,所以晚了一点,跪地抱歉嘤~

    ig拿世界冠军了,嗯以后让敬王拿一个世界拳王!再给应小欢买一架飞机!

    ——

    奶驰:这个人臭不要脸,也想要我姐姐帮按摩,还想要我姐哄,我姐姐说了只哄弟弟的。

    徐敬余:哦,那是她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

    应小欢:……

    徐敬余:应小欢,想看我左手表演什么?

    应小欢冷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