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39章
    女王……

    应欢心跳加快,她没忘记他说过的话,只有女朋友才可以做他的女王。

    前面是队友在打群架,他却在对她表白。

    应欢低下头,小声说:“没答应你呢,别乱叫……”

    徐敬余低笑,没再说什么,因为石磊大喊了声:“卧槽!徐敬余,你他妈瞎站着干嘛呢?来帮忙啊!没看见他们又叫人了吗?”

    应欢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走进人群里,抓起一个人挥过来的棍子往身前拽,一拳正中那人的腹部,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弯下身子。

    再看巷子另一头,果真又来了几个人。

    陈森然到底惹了什么人?还不让报警。应欢看见对方又多了几个人,不由得握紧手中的粗棍子,她犹豫了一下,摸出手机,给吴起发了条信息。

    这么一群人打架,还是在出发集训和比赛前,明天估计也瞒不住,不如现在就告诉吴起,也许还能帮上忙。

    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虽然是群架,但他们主要目标还是放在陈森然身上,陈森然避不及,挨了好几下,有人想按住他的手,被他狡猾地挣脱,往人群外跑。

    应欢看得出来他想跑。

    估计前几次意外也是这样,打不过就跑。

    她有些心神不宁,总觉要出事,这些都是在役运动员,马上要去参加比赛了,要是出什么事……

    后果不堪设想。

    急急忙忙发完信息,她把手机塞进兜里,两手握住棍子,一抬眼就看见陈森然逃出群架外,正往她这边跑。

    不过才跑出两米,又被人绊住了。

    应欢越想越怕出事,又拿出手机飞快报警。

    这时,陈森然又挣脱了,野马似的往出口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应欢下意识伸腿,把前面追着他的人绊倒了,那人摔了个狗吃屎,大骂了一声:“操!你他娘的……”

    徐敬余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有人拽着应欢的手臂把她甩了出去,小姑娘瘦,被人一甩整个人就往前扑,屏幕亮着的手机也飞出去了。

    “靠,她报警了!”

    徐敬余迅速踹开缠着他的人,飞快跑过去,但来不及了,他眼睁睁地看见应欢扑到陈森然身上,被追着陈森然打的那人棍子一挥,猛地就打到她后脑勺上。

    徐敬余心口剧烈一缩,浑身热血上涌,脸色一变,狂奔过去。

    人太多,太混乱,又是夜晚,一切发生的太快,应欢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软软地往下倒,意识瞬间模糊掉,后脑勺疼得头昏眼花,连人都看不清了。

    那人本来想打的是陈森然,也没想到有人把应欢甩了过来,误打误撞,给陈森然挡了一棍子。

    陈森然懵了一下,下意识抱住要晕过去的应欢。

    徐敬余抓住打人者直接按在地上,两个重拳击腹,那人惨叫几声,肋骨断了几根。

    也就两秒的时间。

    徐敬余站起来,手一伸,把应欢整个抱过来。

    这时,巷子口忽然照进两束灯光,一辆车停在巷子口。徐敬余借着光看清怀里的小姑娘,她脸色煞白,眉头皱得紧紧的,但还有些意识,他深吸了口气,贴着她的额头低低地叫:“应小欢?”

    应欢闭着眼,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脑袋往他怀里倒,呻吟一声,“晕……”

    应驰扔掉棍子冲过来,脸色慌慌张张:“姐!”

    他喊着人,就要把应欢抢过来。徐敬余伸手挡住他,沉声道:“别动,她头晕,你抢什么抢?不知道脑震荡不能乱动吗?”

    应驰愣在原地,一时间不敢去抢人。

    “你们干嘛呢!谁许你们打架的!”

    吴起来了,怒气冲冲地走进来,跟他一起的还有刘教练,车头把巷子口堵死了,那些人想跑也跑不了。

    “往那边!”

    有人喊。

    不过,也迟了,警察来了,直接堵住另一个出口。

    吴起一收到应欢的消息就报警了。

    徐敬余打横抱起应欢,应欢心猛地一跳,有意识地慢慢睁开眼,看见男人轮廓清晰的下颚,好像头更晕了。徐敬余抱着她走到吴起面前,说:“吴教练,车我先开走了。”

    吴起一看应欢,忙说:“车钥匙没拔,快去吧。”

    徐敬余点头,抱着应欢沉稳快速地走过去,应驰反应过来,忙冲过去,喊道:“徐敬余你把我姐给我,我来抱!”

    徐敬余罔若未闻,大步走到车前。

    “刚才参与打架的都不准走。”

    “有个人受伤了,得送去医院。”吴起说,然后看向应驰,“你先过来。”

    应驰想说自己送应欢去医院,但他没驾照!

    徐敬余把应欢放进副驾驶,摸摸她的脸,应欢皱着眉头,轻轻掀了掀眼皮,眼睛水亮亮地看他。那一刻,徐敬余整颗心都软塌塌的,他很后悔,刚才就应该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带你去医院,嗯?”

    应欢眨眼,含糊地“嗯”了声。

    徐敬余绕回驾驶室,把车倒出去,看了一眼歪头靠着车窗的应欢,往a大附近的医院开。

    陈森然有些出神地看着巷子口,直到车子开走。

    吴起正在跟警察说话,他把工作证件拿出来,解释了一遍:“我们明天就要去比赛了,这些都是代表国家拳击队参赛的运动员,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动手的。”

    “天搏拳击俱乐部?”警察看了看,“我知道,不过还是得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处理一下。”

    毕竟,有人受伤了。

    去警局做笔录的路上,吴起又心疼又恼火,他怕这群运动员有人受伤,赶紧挨个检查摸了一遍,发现除了挨了点棍子,青了几片之外,没人伤筋动骨,但陈森然还是伤得重一些,因为那些人净朝他手臂上打。

    好在距离正式比赛还有一段时间,这些皮外伤不至于影响比赛,但吴起暴脾气真上来了,他看着陈森然:“你到底怎么惹到他们了?”

    陈森然低着头,不吭声。

    应驰忍不住骂:“你他妈倒是说啊!我姐都因为你进医院了!”

    要不是陈森然刚开始说不要报警,大家也不至于弄成这样。

    陈森然不愿意多说,淡淡地说了几句:“以前砍了人的手,现在被人追着打,要打断我的手,就这样。”

    几个人一愣,石磊问:“你为什么砍人家?”

    陈森然冷哼:“他手贱,该剁。”

    应驰皱眉:“那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报警?这种事情不该报警吗?”

    陈森然自嘲地笑了一声:“报警有用我不会报吗?他家里上头有人,进去的话,关的也是我,人家屁事儿都没有……”

    众人沉默。

    这时,警局到了,一群人下车。

    陈森然还是没说当初为什么把人的手砍了,但到底知道他为什么总被人追着打了,吴起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你现在是俱乐部的人,是国家级运动员,有什么事周总和俱乐部会出面解决,解决不了再说,你一个十九岁的小家伙有多能耐?什么事都瞒着,这次是没出什么大事,以后呢?”

    应驰心里惦记着应欢,他觉得这件事完全就是陈森然犯蠢导致的,对方上头有人,他们没有吗?周总不也是有钱有势的吗?脑子有坑!

    他气极,口无遮拦道:“就是!要不是我姐挡了那一棍子,说不定这次我又能取代你了呢。”

    陈森然顿了一下,低声说:“我没让她挡。”

    应驰瞪眼:“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大家又不欠你,都帮着你打架了,我姐还在医院呢,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

    石磊也看不过去,说:“就是,小医生都被打得脑震荡了。”

    杨璟成:“也不知道严不严重。”

    陈森然低下头,一声不吭。

    因为是对方先动的手,双方都有人受伤,徐敬余几乎把人肋骨全断了,这件事最好的办法是和解,但陈森然说的对方上头有人,确实是有人,他们被凉了两个小时。

    直到周柏颢赶过来,事情才解决。

    这会儿都已经半夜了,吴起让没受伤的都回去休息,然后带陈森然去医院做个检查,周柏颢开的车,应驰也上了车,他要去看应欢。

    医院里。

    应欢的诊断是轻微脑震荡,皮下淤血,这会儿已经不那么晕了,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有些恶心感。

    徐敬余坐在病床边,低声问:“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应欢小声:“没……好多了。”

    “几点了?”

    “快凌晨1点了。”徐敬余说,“你之前做检查的时候,手机响过,钟薇薇打过来的,我接了。”

    应欢睁开眼睛看他,“她说什么?”

    徐敬余弯了下嘴角:“说要来看你,我拒绝了。”

    应欢:“……”

    “有我在还不够?”

    “不是……”

    应欢把脸整个埋进被子里,声音又软又小,迷糊得很,她又困又晕,说完几句话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

    徐敬余替她掖了下辈子,捋开她脸颊上一缕发丝,低声说:“睡吧。”

    应驰赶到的时候,应欢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徐敬余回头瞥了他一眼,又面无表情地转回去了,都说了不用来了,还来。

    跟在应驰身后进来的还有吴起,周柏颢,陈森然别扭地站在门外,往病床上瞥了一眼,只看见毛茸茸的几丝头发,想起之前她猛地扑到他手臂上,挡住了那一棍子。

    不知道是被甩的,还是她下意识帮他挡的?

    周柏颢问了两句:“她没事吧?”

    徐敬余:“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周柏颢:“……”

    应驰坐在对面,瞪着徐敬余:“你干嘛不回去?”

    徐敬余敞着两条长腿,靠在椅子上瞥他一眼,淡声说:“怎么说也是我们队里的小医生,我把人送来的,顺道在这里看着,有问题?”

    应驰想想,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换做是他,他也没办法立马走。

    吴起压着陈森然去做了个检查,检查做完都已经下半夜了,几个人都困得不行,周柏颢说:“先送你们回去休息,还能睡四个小时。”

    应驰说:“我在这里陪我姐,你们回去吧。”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吴起熬不住了,他要回去休息,周柏颢也被徐敬余一个眼神请走了。

    陈森然也没走,他坐在走廊外的长椅上,脑袋仰着看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自己守在这里干什么,但他就是不想走。

    应驰打了几个哈欠,开始赶人:“徐敬余你在这里干嘛?你赶紧回去。”

    徐敬余闭着眼睛,懒得搭理他。

    应驰赶了几次没用,实在熬不住困意,趴着应欢的病床睡着了。

    第二天天微亮,徐敬余睁开眼,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拎起旁边的水瓶喝了几口,冰冰凉凉的水灌入喉咙,整个人都清醒了。

    病房里没开灯,有些昏暗,他低头看了看依旧熟睡的应欢,少女头发很长,乌黑柔润,发尾有些自然卷,散了一枕头。徐敬余看着她,弯腰勾起她的一缕发丝,绕在手指上,看着她露在被子外的半张白皙的脸,心里有个念头升起,越来越强烈——

    他想亲她一下。

    偷偷亲一下,会不会很没品?

    徐敬余想了一下,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看了一眼趴在病床另一边还睡着的应驰。

    不管了,这次要很久才能再见面。

    亲一下,如果以后她怪他,他愿意接受惩罚。

    徐敬余轻轻拉开被角,应欢嘴唇微微张着,颜色是很淡的粉色,嘴角有些干。

    他俯身,微润的唇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停留两秒,迅速起身,他喉尖滚动了好几下,抿紧了唇,低头看应欢,发现她的唇变得滋润了,颜色也变得娇艳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偷亲的缘故,他心跳得很快,浑身血液都在窜。

    要命了。

    也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奶驰:啊啊啊啊啊,他趁着我睡着,当着我的面亲我姐!

    徐敬余:不正常吗?你迟早要叫我一声姐夫。

    奶驰:……

    应小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