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40章
    徐敬余看了一眼应驰,那小祖宗没醒,他松了口气。

    幸亏没醒,不然病房要变战场了。

    他这么想的时候转身随意一瞥,忽然顿住,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看见了陈森然的脸,那家伙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徐敬余舌尖抵了抵后牙槽,半眯了眼,坦坦荡荡地看着他。

    陈森然跟他对视几秒,低下头,走了。

    还是被发现了。

    徐敬余皱了皱眉,转回去看了一眼应欢,她还在熟睡。

    应驰动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直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见徐敬余,登时清醒了几分,有些警惕地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徐敬余手抄进裤兜,提醒他:“七点了,你不回去拿行李?”

    应驰差点儿把这事给忘记了,忙站起来,看了一眼还睡着的应欢,犹豫要不要叫醒她。

    徐敬余说:“让她继续睡。”

    “要你说。”

    应驰站起来,看了他一眼,“你不走?”

    徐敬余手抄在裤兜里,转身走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病房,过了一会儿,徐敬余又折了回来,买了洗漱用品和早饭,他把早饭放在桌上,转去洗手间洗漱,顺便给他妈发了条信息,让她叫司机帮忙把行李送到机场。

    徐敬余又坐回椅子上,勾着应欢散在枕头上的头发绕在手指上,一圈圈地,绕到头了再松开。

    他耐心地等她醒。

    要是过半小时还不醒,他不介意再偷亲一次,有一就有二,突破那层底线就放飞了。

    应欢是被痒醒的,好像有人扯着她的头发轻轻地绕,力道很轻,头皮被牵扯得很痒,她慢慢睁开眼,举目茫然,好像没想起自己怎么会在医院。

    她揉了揉眼睛,记忆回笼,转头看见床边坐姿懒散的男人时,眼睛蓦地瞪大:“你怎么还在这里?”

    姐弟俩语气几乎一模一样。

    徐敬余嘴角一翘,轻轻扯了扯她的发丝,“还晕不晕?”

    应欢揉了揉脸,有些后知后觉地问:“你一直在这里?看了我一晚上?”

    “嗯。”

    “……”

    她耳根微红,下巴往被子里藏,还顺手把自己的头发扯了回来,“你还不回去拿行李准备去机场吗?”

    徐敬余搓了搓手指,“不着急,说完话再走。”

    应欢有些预感他要说什么,心砰砰砰直跳,她忽然坐起来,“我去上个厕所。”

    徐敬余顿了一下,笑了,“去吧。”

    应欢下床,走进厕所先洗了脸,她摸摸后脑勺,还有些疼,倒是不怎么晕了。

    她上了个厕所,听见外面忽然热闹起来了——

    “小医生呢?”

    “你们来干嘛?”

    “来看小医生啊。”

    她拉开门,看见石磊和应驰他们全来了,除了陈森然。

    应驰看见她,忙问:“姐,你没事了吧?”

    应欢笑了一下:“没事了,你们怎么都来了?还有时间吗?”

    “还有时间,过来看一眼我们就走。”应驰挠挠头,本来是他要一个人来的,石磊他们也说要来,吴起看还有时间,就让司机开车过来一趟。

    应欢想了想,说:“我送你们去机场吧。”

    徐敬余走过来,睨着她:“不用了,你再睡会儿。”

    应欢已经去床上拿自己的羽绒服,又摸了一下后脑勺,“没事了,我也不想在医院呆着,还是回宿舍睡吧。”她发现羽绒服有些脏了,皱了一下眉,还是穿上了。

    应驰问:“真没事吗?”

    应欢走到他们面前,抿嘴笑:“走吧,真的没事。”

    徐敬余把早餐塞到她怀里,“先吃点儿。”

    一群穿着红色队服的人浩浩荡荡陪应欢去办了出院手续,就走了。

    上车后,应欢看见陈森然一个人坐在最后排,陈森然看见她的时候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然后慢慢别开眼看窗外。

    应欢不太在意,只要陈森然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对她冷嘲热讽就很好了。

    应欢跟应驰坐在一起,她咬了两口鸡蛋饼,忽然觉得有些恶心,怕应驰担心,愣是忍着,喝了两口牛奶才感觉好了些。

    到达机场,应欢跟他们走进机场大厅。

    石磊笑嘻嘻地:“小医生,你不在的话谁给我们加油打气啊。”

    应欢看向韩沁:“韩医生啊。”

    韩沁汗颜,当下拒绝:“别,让我比个爱心或者比两个赞?年纪大了做不来这么可爱的动作,别恶心到他们。”

    “哪有。”

    韩沁也就二十六七岁,干练漂亮。

    杨璟成不要脸地说:“要不,提前预支一下?”

    石磊笑嘻嘻:“对啊,要不给我们比个爱心?”

    应欢:“……”

    爱心不能乱比的。

    她抿了抿唇,弯起眼睛,竖起两个大拇指晃了晃,“你们加油啊,首战告捷。”

    徐敬余手抄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看着她,应欢目光跟他对上,大拇指又晃了晃。

    他别过脸,嘴角略弯。

    这一群人走到哪里都很惹眼,他们站了一会儿就要登机了,应欢头又有些晕了,石磊他们笑着对她挥挥手:“走了,小医生,放假了就过来看我们啊。”

    应欢点头:“好。”

    应驰说:“姐,我走了。”

    “去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登机口走。

    忽然,徐敬余转过身,大步走到她面前。

    应欢有些愣:“怎、怎么了?”

    徐敬余看着她,把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没来得及说的话说出口:“我让你好好想的事情,别忘记了。”

    应欢头有些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情,“啊?”

    这时,广播提醒去三亚的乘客登机。

    石磊他们发现徐敬余又转了回去,回头喊了声:“干嘛呢?!走了啊!”

    徐敬余头也没回,微微弯腰,在应欢耳边低声说:“好好想一想,喜不喜欢我?嗯?”

    应欢心跳漏了一拍,咬着唇,轻轻点头:“嗯……”

    徐敬余直起身,又恢复一贯坦荡懒散的姿态,垂眼睨着她,“还有,别让人追你,我先排的队,懂吗?”

    应欢:“……”

    这种还有先来后到的吗?

    她抬头看他,忽然想笑,她想了想,又是一个点头:“好,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

    徐敬余低笑出一声,“走了。”

    他转身跑向登机口。

    应欢看着他高大矫健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徐敬余喜欢她?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为什么?很多个奇奇怪怪的问题,下次她一定要问他。

    徐敬余跟上队伍,应驰又是一个斜眼:“你找我姐干嘛?”

    徐敬余淡淡地一声:“没什么,让她给我养金鱼。”

    应驰:“……”

    陈森然回头,不冷不热地看他一眼。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神色坦荡。

    作者有话要说:徐敬余:我先排队,已经打记号了,不许别人追你,只能我追,记住了,嗯?

    应小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