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41章
    俱乐部司机开的大客车,把人送到机场就走了,徐敬余跟自家司机打了声招呼,让他把应欢送回学校。

    司机尽职尽责地把应欢送到学校门口,应欢坐了一会儿车又开始头晕恶心了,她刚一下车,身体就晃了晃,整个人差点儿往前栽倒。司机一看,吓得赶紧下车把人扶住,不放心地说:“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医院吧?”

    应欢实在难受,也不敢逞能,点头说:“好,麻烦你了。”

    上车后,她给钟薇薇打了个电话,让她继续帮着请个假。

    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应欢又住回病房里了,医生过来给她检查的时候说了句:“也不知道你今天早上折腾什么,非要出院,再住两天观察观察吧。”

    傍晚,钟薇薇和林思羽姜萌一起来看她,她们现在都不知道她怎么会脑震荡到住院,林思羽开了句玩笑:“你不会上拳台跟人对打了吧?”

    应欢失笑:“没有,就是不小心而已。”

    运动员打架不是什么光荣事迹,应欢不打算对谁都说。

    钟薇薇摸摸她的后脑勺,拨开头发看了一眼她的头皮,有些心疼地说:“红肿着呢,看着都疼。”

    应欢打开她带来的饭盒,“因为是真的疼。”

    “好好养养,你吃点儿肉,都低血糖了。”

    “嗯……”

    钟薇薇说:“今晚我留在医院陪你吧。”

    应欢抬头看她,笑了笑:“不用,也不是多严重的毛病,过两天就能出院了,你留在这里明天早上去上课不方便。”她顿了一下,“上老师太课记得给我划重点,回头我补上。”

    钟薇薇点头:“好,你放心吧。”

    应欢几门专业课基本都是第一名,老师太对她印象很好,林思羽说:“老师太知道你住院还问了几句呢。”

    三人聊着天,姜萌坐在旁边玩手机不太插话,也不知道她来做什么……

    几个人坐了一个多小时,应欢头晕得不想说话的时候,她们才走。

    她们一走,她手机就响了。

    应欢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看了眼,是徐敬余。

    应欢不知道现在要拿什么态度来对徐敬余,自从他对她表白之后,她不管是看见他的人还是短信电话,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情绪,会紧张,会有些不知所措,会担心他下一秒突然又说出什么做出什么她没办法预料的事。

    她接通电话,轻轻“喂”了声。

    徐敬余开口便是:“医生怎么说?”

    应欢愣了一下,小声说:“我都叫你家司机不要说了,他怎么还告诉你啊?”

    “因为是我家给他发工资。”

    “……”

    徐敬余又问:“医生怎么说?”

    应欢钻进被子里,半张脸埋进去,嗓音软糯:“就是有些恶心和头晕,医生说多观察两天,没什么大事,你……”她顿了一下,“你……不用担心。”

    “能不担心吗?”徐敬余语气自然,“我在追你。”

    又提到这个了。

    他是怕她没好好想吗?

    应欢又有些紧张了,脑袋也开始晕乎,她意识不清,怕自己被他绕进去,潜意识开始转移话题:“你们那边怎么样?”

    这会儿徐敬余已经在酒店房间,他们队出了点状况,陈森然说的上面有人,本来他和周柏颢不以为然,没想到那人确实挺厉害。今天下午刚下飞机又出了事端,有人把他们打架的事情捅到了国家队领导那边,赛前违纪,如果严重的话是要禁赛的。

    不过,当时整个队都参与了,全部禁赛不可能,事情源头是陈森然,现在周柏颢正为这件事四处奔波,给陈森然争取机会。

    如果真不行,陈森然这次只能禁赛。

    徐敬余皱了皱眉,他没告诉应欢,低笑了声,把话题又绕了回去:“一个下午过去了,想过没有?”

    应欢小声:“才多久,你别欺负脑震荡的人……”

    徐敬余失笑:“行,不逼你,想让我多追些日子也可以,多久都陪你耗。”

    她不是这个意思。

    应欢脸色慢慢烧了起来,他说话总是这样直接又坦荡,让人招架不住。

    徐敬余还想跟她多说几句,石磊来敲门:“教练喊开会。”

    “我去开会,有事给我打电话,嗯?”

    “好……”

    挂断电话,应欢下意识摸了一下小钢牙,她从来没想过要戴着牙套谈恋爱,对象还是徐敬余。

    她努力想着他的脸,他的身材,他对她的好。

    越想,越不能接受。

    她头昏脑涨,迷迷糊糊地想,她一定不能让徐敬余亲到她的小钢牙。

    她非常介意这件事。

    ……

    三亚。

    拳击队正准备开会,徐敬余最后一个到,他坐下后,陈森然瞥了他一眼。

    徐敬余以前也没觉得陈森然这么关注他,这是纯粹看不过去他的行为,还是心里有其他想法?他半眯了眼,探究地看着他。

    这小子,不是对应欢有什么想法吧?

    陈森然还不知道有人想让他禁赛的事,心里想的都是应欢是不是给他挡了棍子,还有徐敬余偷偷亲她的画面,徐敬余跟应欢在一起了吗?

    他又想起应欢给徐敬余画画的画面。

    直到吴他的名字。

    “昨晚的事情可能会有些影响,我先跟你说一声。”吴起脸色隐忍,极力忍着怒意,尽力心平气和地说,“严重的话你可能会被禁赛,当然我们还在努力,你先别焦躁,保持状态。”

    陈森然懵住了,很快回过神来,嚯地一下起身,冷笑道:“说到底,最后还是应驰上场对吧?”

    应驰听了陈森然的话,猛地看向他:“你说话别总这个腔调,以为大家都欠你行不行?”他一个怒火攻心,“这比赛我也不打,你满意不?”

    应驰也懵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什么体质,专业捡漏?

    陈森然顿了一下。

    “都别吵,还没结果呢,吵什么吵?这不是都还在努力吗?”吴起看向陈森然,“坐下。”

    徐敬余舔了一下嘴角,淡淡地开口:“行,你们俩谁也不打,看他们还能安排谁来打这个比赛。”

    吴起一愣,笑了声:“倒也是个办法。”

    ……

    三天后,应欢出院的日子正好是她检查牙套的日子,她把东西放回宿舍就直接去口腔医院。

    杜雅欣看见她后,温和地问:“我以为你今天来不了,头还晕吗?”

    应欢愣了一下。

    杜雅欣笑笑:“司机跟我说了一声,说那天送你去医院了,问了小余才知道你那天被误伤了,没事了吧?”

    “已经没事了。”应欢摇头,没想到连杜医生都知道了

    ……那她知道徐敬余在追她吗?

    “那就好,来这边来,我看看你的牙套。”

    应欢忽然紧张起来,她看着杜雅欣,但杜雅欣对她的态度还是跟之前一样温柔,检查牙套的时候还是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几句话。

    检查完后,应欢一个冲动,开口问:“杜医生,我大概还有多久能摘牙套?”

    杜雅欣看着她,温柔一笑:“还要几个月呢,你想摘牙套了?”

    以前她说过牙套调整效果没理想中的好,可能没那么快可以摘牙套,小姑娘还有些沮丧,但后来再也没问过这类问题。毕竟还是小姑娘,谁不爱漂亮?

    应欢低下头,含糊说:“我就是问一下。”

    杜雅欣笑得更温和了,“是不是有男孩子追你了?”

    应欢更紧张了,她抬头看杜雅欣,心里砰砰砰地直跳,面上还要保持平静:“不是……没人追我。”

    “真没有啊?”杜雅欣可惜地说,“我还以为是要谈恋爱了,想变漂亮才想摘牙套。”

    应欢抿抿唇,摇头说:“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徐敬余:我说了要自己追,但不表示不请助攻,完全不介意小钢牙深吻。

    应小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