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44章
    “哇!第一回合就打ko!这么猛!”

    “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了,太猛了!敬王最棒!中国队最棒!”

    “也有啊,去年有一场1分26秒就打出ko的,古巴拳手,也是81公斤级别。”

    观众席的中国观众都很兴奋,热议纷纷,应欢看着拳台上的男人,听裁判读秒,等裁判读到“one”的时候,现场观众欢呼尖叫,有些甚至激动得站起来。

    热火朝天的呐喊声传入耳中,应欢突然热血沸腾,嚯地一下站起来,挥舞双手跟着观众呐喊:“敬王最棒!”

    徐敬余看见对手倒地不起后,下意识转头看拳台下方队席的位置,他看见小姑娘激动兴奋得有些不顾形象地为他呐喊助威,看见她露出戴着牙套的小尖牙,看见她看着他眼睛发亮的模样。

    那一刻,徐敬余觉得这世界上最亮的东西是她的眼睛。

    他想永远保存这份光亮。

    让她为他骄傲。

    队席下,队员们和教练员都很兴奋,石磊一连说了几句:“牛逼了敬王,真他妈牛逼!”

    杨璟成缩了缩脑袋:“那白人叫尼基塔?估计敬王日夜记着这个名字呢,就等有一天在拳台上遇到,男人的仇恨也是挺可怕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赵靖忠:“帅,我也想这么帅!小医生激动得都站起来了……”

    应驰:“……”

    他看了一眼前面的应欢,应欢看着拳台上的男人,有些恍惚,不确定刚才徐敬余是不是往她这边看了一眼,听见石磊他们的议论声才回过神了。

    应驰酸溜溜地说了一句:“姐,你这么激动啊?好像比看我比赛还激动。”

    应欢:“……”

    ……她好像是太激动了。

    激动过头了。

    那种想为他呐喊,为他骄傲的感觉悄悄逸出,好像快压不住了。

    应欢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感觉惊到了,她忙坐下去,回头看了一眼应驰,抿嘴笑笑:“因为大家都很激动,这是今年wsb第一次打出ko?就觉得……”她努力组织语言,想夸得委婉一点儿,免得伤了应驰的心,“觉得很有集体荣誉感!对,集体荣誉感。”

    闻言,陈森然转头看了她一眼,要笑不笑的表情。

    应驰挠了挠头,哼了声:“好,我承认徐敬余刚才确实很牛逼,很帅。”他有些抓狂地说,“啊啊啊啊啊姐,我也好想打比赛啊,手痒得不行了。”

    应欢怕他心态崩,抓过他的手,“来,给你挠几下。”说着,真在他手背上挠了挠。

    应驰忍不住笑,把手抽回去了,“我就随口说说,以后,还有机会的。”

    拳台上,因为俄罗斯选手尼基塔被ko,正在接受医护人员的检查,如果检查结果没问题才能继续比赛。

    几分钟后,确定尼基塔还能继续比赛,第二回合才正式开始。

    徐敬余在第一回合就打出ko,对俄罗斯选手尼基塔而言,无论是身体和心理都受到了创伤,尼基塔当然记得徐敬余,当年他因为徐敬余被禁赛,好不容易今年才能继续参赛,没想到又遇上他。他更没想到的是徐敬余进步这么大,第一场就被打ko让他非常难堪,整个人情绪处于暴戾边沿。

    反观徐敬余,他依旧沉着冷静,目光沉冷,第二回合他依然是强攻,尼基塔心态有些崩,拳路暴露无遗,漏洞越来越多,又一次被徐敬余打到围绳边。

    两人激烈地纠缠着打,明显徐敬余更占优势,就在徐敬余准备出重拳的时候,尼基塔强行进行搂抱。

    裁判出面,把两人分开。

    同时,判给徐敬余一分。

    两人被拉开距离,比赛暂缓几秒。

    应欢现在对比赛规则,点数判分基本都能看得很明白,尼基塔强行搂抱属犯规行为。

    她忍不住皱眉,又犯规?

    万一他又失控伤了徐敬余怎么办?

    比赛继续,尼基塔又一次强行搂抱,这一次裁判对尼基塔进行警告一次。徐敬余都被抱得无奈了,他抿紧了唇,眼睛冷漠地看着尼基塔,这家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吗?

    石磊骂了句:“也不懂这种家伙怎么还可以参赛。”

    杨璟成:“今年俄罗斯没把wsb当重点赛事,没人了?”

    “等着,看敬王怎么收拾他。”

    第二回合只剩半分钟不到,徐敬余想速战速决,快速结束这场无趣的比赛,尼基塔知道他是左撇子,一直往他右边挪。徐敬余在他前手重拳攻过来的时候,做了一个闪躲的假动作,迅速打了一个组合拳,下手击腹,上手打头部。

    尼基塔再一次被压着打到围绳边。

    徐敬余毫不犹豫地一个重拳打在他眉骨上,挫开了一个大口子,眼角血红。

    不等裁判过来把两人分开,徐敬余再一次狠厉地打出前手重拳,重重地击打在对方头部。

    尼基塔再一次被击倒。

    裁判迅速过来,一只手放在尼基塔面前,一手高举,开始读秒:

    “ten、hree、two、one!”

    尼基塔再一次被ko。

    尼基塔眼角受伤比较严重,医护和裁判认为他不能再继续承受重创,因此判定尼基塔出局。

    裁判过来举起徐敬余的手。

    徐敬余技术性胜出。

    现场欢呼声不断——

    “天搏最棒!中国队最棒!敬王牛逼!”

    “敬王牛逼!啊啊啊啊啊偶像,男神!我要跟你生猴子!”

    “敬王我要跟你生猴子!”

    徐敬余从来没觉得哪一场比赛让他赢得舒爽过,这种大仇得报的感觉太好了,他整个人都非常兴奋。走下拳台,听见有人说要跟他生猴子的时候顿了一下,看向应欢。

    应欢正笑盈盈地看他,眼睛亮晶晶的,他看着她,热血沸腾的同时心底却是软塌塌的,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本该无坚不摧,却偏偏有了软肋的感觉。

    徐敬余走到队席面前,他这次没什么伤,只有嘴角肿了一些,眉骨挫开一道小小的口,处于最佳胜利者的姿态。

    石磊和杨璟成他们同时对他竖起大拇指。

    杨璟成佩服地说:“敬王牛逼。”

    石磊照旧捏着嗓子学现场女粉丝说话,语气非常欠揍:“敬王棒棒哦,打ko,帅死了,我的男神!我要跟你生猴子!”

    徐敬余:“……”

    他别过脸,抿紧唇,又回头看他。

    石磊感觉他下一秒就会踹他一脚,连忙滚到后面去避难,正好躲到应欢后面。

    应欢看向徐敬余,眼底笑意藏不住,她回头看了一眼石磊,心里又起了坏心思,她竖起两个大拇指对着他晃了几下,嗓音柔软:“敬王棒棒哦!”

    徐敬余:“……”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石磊和杨璟成心道:糟糕了,小医生踩雷了!

    应驰站起来,如果徐敬余敢骂他姐,他就跟他杠!

    四周空气安静了几秒,徐敬余看着应欢,忽然笑了,眼角微挑:“怎么?你也觉得我很帅,要跟我生猴子么?”

    应欢:“……”

    石磊他们:“……”

    应欢脸色爆红,心砰砰砰直跳,怎么也没料到他这么没脸没皮,当着大家的面就调戏她。

    她咬着唇瞪他:“你……想得美!”

    徐敬余低头笑,应驰一个破口大骂:“别想占我姐便宜!你当我不存在呢。”

    徐敬余睨了他一眼,哦了声:“我确实当你不存在。”

    应驰:“!!!”

    应欢忙摸摸应驰的脑袋,小声说:“别理他,他就是嘴上喜欢占便宜。”

    确实,徐敬余是挺喜欢嘴上占人便宜的。

    石磊和杨璟成他们认识他时间长,多少了解他,联系之前石磊的话,大家以为他也是开了个玩笑而已,没有把他的话太当真,不过,石磊还是出来说了句:“你可别欺负小医生好说话,我们这里这么多人护着她呢,你是厉害,但也干不过我们这么多人。”

    徐敬余解下绷带,懒得搭石磊的话,他看向应欢,指指自己的伤。

    韩沁笑了笑,把医药箱放在应欢脚边。

    应欢看向徐敬余,那人笑得自信嚣张,她想起他在拳台上的耀眼的模样,忍了。

    应欢看看他的脸,往兜里塞了个创可贴,拿上止血棉球和生理盐水走过去,徐敬余刚打完比赛还不能坐,他在拳台四周走动了几圈,赵靖忠已经准备好,从入场口跑出来。

    赵靖忠跟应欢相处时间长了,胆子变大很多,他看向应欢,眼巴巴地笑了一下。

    应欢瞬间明白他想要什么了,抿嘴笑了一下,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加油啊!”

    陈森然一直沉默地看着她,从徐敬余下拳台后,他就没说过一句话,也不笑。

    应驰忽然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你干嘛用这种阴森森的眼神盯着我姐?”

    陈森然皱眉:“你有病,打我干嘛?”

    应驰觉得他眼神实在阴郁,想起以前的事,又看向陈森然,沉声说:“我警告你啊,你别想再欺负我姐,她之前因为你挨了一棍子,住了好几天医院,你不谢谢她就算了,也别再骂她欺负她,不然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陈森然怔了一下。

    要跟她说谢谢?

    他说不出口,她可能也不稀罕,反正他知道她不喜欢他。

    他也不喜欢她。

    陈森然嘴唇抿成一条线,一声不吭。

    应欢站在旁边,等徐敬余终于停下来后,走到他面前,徐敬余靠着拳台下方,微微弓身配合她,他看着她白净的脸,嘴角微翘:“我打赢比赛,没点儿奖励么?”

    应欢直觉他没个正经话,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她手举着,仔细地给他清洗伤口,徐敬余睨着她,在她给他贴上创可贴的时候,低声说了句:“刚才下拳台的时候,很想抱你一下。”

    应欢心跳漏了一拍,抬眸看他。

    徐敬余眼眸漆黑,认真地看着她。

    那一瞬,应欢压在他眉骨上的指尖微颤,心底忽然有了那么一丝冲动——

    她想抱他一下。

    赵靖忠的比赛已经开始了,徐敬余关心比赛结果和过程,他直起身,摸了摸眉骨处,垂下手在她后脑勺揉了一下,“以后补上。”

    应欢慢慢回过神来,回头看向徐敬余高大挺拔的背影,被自己刚才那一股冲动惊到了。

    凌晨12点过,比赛结束。

    天搏以4:1的比分赢了俄罗斯队。

    比完赛所有人都累瘫了,回到酒店后,应欢洗完澡就钻进被子,睡前给钟薇薇发了条信息。他们住的酒店已经满了,钟薇薇过来的话,就跟她住一个房间。

    第二天下午,钟薇薇到了三亚湾。

    应欢去酒店附近等她。

    钟薇薇提着行李箱从出租车上下来,看见她用力挥了挥手,应欢一笑,跑过去,看见她拖着一个大行李箱,有些奇怪,“你就来几天,怎么带这么多行李?”

    “嗯……”钟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带了些吃的过来,奶驰不是不回去过年了吗?”

    应欢笑:“你怎么对他越来越好了?”

    钟薇薇眨眨眼,“他招人喜欢呗,我是姐姐粉。”

    “走,姐姐粉。”

    “嗯。”

    两人回到酒店,钟薇薇趴在床上瘫了一会儿。

    应欢帮她把行李整理了一下,吃的都摆到桌上,然后拍了张照片发给应驰。

    【你薇薇姐来看你了,给你带了很多吃的。】

    应驰他们正在训练,手机应该看不到,应欢发完消息回头看钟薇薇,“要出去玩一下么?”

    钟薇薇趴着不动,快睡着了,“晚点儿,或者明天下午再去,要下海吗?”

    应欢怕冷,摇头:“不想去,海水还是有些凉的。”

    钟薇薇呢喃了句什么,应欢听不见,回头一看,发现她睡着了。

    晚上,应驰回到酒店,应欢跟钟薇薇把吃的带去应驰房间,应驰看见钟薇薇很高兴,“薇薇姐。”

    钟薇薇认真看着他,说:“你好像瘦了。”

    “没有啊,还是74公斤左右,有一点点浮动而已,我很注意保持体重的。”

    钟薇薇忍不住笑,“说得也是,你们拳击手比我们女生还注意保持体重。”

    应驰挠挠头:“这……必须的啊,称重仪式不合格就没办法比赛了。”

    他房门大开着,徐敬余跟石磊几个路过,石磊喊了声:“哎,钟薇薇。”

    石磊跟杨璟成跟钟薇薇毕竟吃过一顿联谊饭,还加有微信,两人对钟薇薇都很热情。钟薇薇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石磊一看,直接喊:“卧槽,应驰这是什么小祖宗啊,怎么去哪里都有人疼,你也来给他送吃的!”

    钟薇薇:“……”

    应驰看了一眼钟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什么,薇薇姐人好啊。”

    钟薇薇:“……”

    不要给她发好人卡!

    一群运动员挤进应驰房间,徐敬余站在门口,冲应欢抬抬下巴。

    应欢福至心灵,趁着一群狼人抢食的时候,从边上迅速抱起一罐牛肉干,她抱着牛肉干走到他面前,递给他。

    徐敬余睨着她笑,“不是让你给我送吃的,是叫你过来说几句话。”

    应欢把牛肉塞进他怀里,“你吃,就当昨晚打赢比赛的奖励。”

    “这奖励可真寒碜。”

    “……那你要还是不要?”

    “要啊,你给什么我都要。”徐敬余拧开盖子,塞了块牛肉进嘴里,屋子里闹哄哄,他低头看应欢,“你想要什么?”

    “啊?”

    应欢有些茫然。

    徐敬余直接说:“你想要什么?或者你喜欢什么?我送给你。”

    应欢愣了一下,嘀咕道:“哪有人送礼物直接问对方要什么的,惊喜都没有了。”她顿了一下,“我也没什么想要的,你不用琢磨这些,还是安心准备比赛。”

    徐敬余看着她,微微倾身:“比赛结束,赢了的话,就做我女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徐敬余:喜欢她看着我眼睛发亮的模样,想抱她一下,想跟她做生猴子的事。

    应小欢:……差点被勾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