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58章
    杜雅欣满脸震惊,看着徐敬余一本正经地说完这话,就转身回房了。

    她站在原地愣了好几秒,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下楼的时候忍不住骂了两句:“这臭小子,干的什么事啊?刚追上就……也不怕吓到人家小姑娘。”

    徐路平有些醉了,靠在沙发上听见妻子骂人,睁开眼看她,“怎么了?”

    杜雅欣哼了声:“没什么,你儿子干混蛋事了,牙套是能舔的吗?”

    徐路平:“……”

    他喝得有点多,脑袋昏昏,没太明白妻子在骂什么,不过,还是问了句:“他不是一向挺有分寸的吗?做什么了?”想了想,又说:“算了,你也别管他了,他都22岁了。”

    杜雅欣愣了一下,反倒气笑了,“你说得也是,都22岁了。”

    管也管不动了。

    徐路平和杜雅欣一向比较开明,从小对徐敬余基本是放养式教育,有个大框框在,只要他不逾越,就不会管他。当然,男孩子都有叛逆的时候,徐敬余也不例外,当初徐路平并不想让他去打什么拳击,为这个事情两父子闹得很僵,杜雅欣夹在中间很为难。

    但徐敬余有个优点,就是愿意跟你商量,你退两步的时候,他也能退一步。

    徐路平说打拳击可以,但先拿块金牌。

    徐敬余同意了。

    杜雅欣想到徐敬余的眼睛,叹了口气:“这个运动是真的挺伤身的,上次是膝盖,这次是眼睛,下次也不知道还会伤在哪里……”

    徐路平:“不是说了没什么事了吗?”

    杜雅欣皱眉:“说是这么说,还是要再检查检查才能放心,而且他比赛刚结束,没拿到奥运入场券。没多久又要去比赛了,去之前总得确定一切没问题。”

    “说得也是。”

    “不过,总算是有女朋友了,以后能少操点儿心。”

    杜雅欣想到这儿,就忍不住高兴,很早以前她就盼着徐敬余早点找女朋友,有女朋友心疼,有女朋友看着,估计比她这个当妈的管用。

    最好呢,早点结婚生孩子,这样也能早点退役。

    徐路平自然知道她的心思,揉揉太阳穴,忍不住笑了,“那你跟人家小姑娘好好相处,打好关系,以后好让她帮忙劝劝。”

    杜雅欣笑:“那肯定啊,下次她来医院我就加她微信,以后方便联系。小姑娘还是队医呢,又是学运动医学的,跟小余是真合适。”

    “行了行了,知道你高兴了,给我倒杯茶,头疼。”

    “嗯。”

    杜雅欣心情愉悦地转身去厨房,想起刚才徐敬余说的话,又骂了一句。

    不过,应欢的牙套戴了快两年了。

    也差不多可以摘了。

    ……

    对此,应欢完全不知情,也没再急着跑去医院摘牙套。主要是害羞了,刚谈恋爱就被对方父母知道,她怎么也不好意思再跑到杜雅欣面前求着她给自己摘牙套,一想到自己之前几次跟杜雅欣提摘牙套,她就觉得窘。

    完全没勇气再跑去说一遍。

    反正……

    悲剧已经发生了。

    她反而有些无所谓了。

    回来的这两天,刚好是周末。

    应驰半年多没回家,这次回来后哪也没去,应欢和他就在家陪父母,晚上还要去应奶奶那边吃顿饭。

    应欢爷爷奶奶一直跟大伯一起住,大伯有个女儿,叫应佳溪,在三甲医院做外科医生,今年26岁。应驰高中在地下搏击馆打拳的时候,应欢处理基本伤的本事就是应佳溪教的。

    因为应驰参加wsb比赛后,应海生一直给旁人安利,朋友圈转发视频,所以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知道应驰现在是拳击运动员,有兴趣的人会关注一下,没兴趣的也会打听几句。

    晚上吃完饭,应欢被应佳溪拉到房间聊天。

    应佳溪点开微博,笑眯眯地说:“我问你个事情啊,确认一下……”

    应欢一看她点开微博就知道她要问什么了。

    果然,应佳溪点开一个微博视频,这个视频应欢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应佳溪挑眉问:“我看了好几次,视频里的女孩儿是你?”

    应欢:“嗯……”

    应佳溪哇了一声,掐她的脸:“可以啊,竟然钓到这么一个大帅哥。”

    她声音有些大,应欢怕应驰听见,忙竖起食指放唇边,急道:“嘘,别那么大声,应驰还不知道……”

    应佳溪愣了一下,问:“他不是跟徐敬余同队的吗?还不知道?”

    应欢往门外看了眼,小声说:“他很讨厌徐敬余,两人一见面就没好脸色,先不告诉他,等他自己慢慢发现……”

    主要是,她完全不知道怎么跟应驰开口。

    应佳溪笑笑,挤眉弄眼道:“他人怎么样?花不花心?”

    应欢愣了一下,摇头:“不花心。”

    “那就好。”应佳溪怕她被骗了,又忍不住叮嘱几句,“长得好看的男人大多都靠不住,你自己别傻乎乎的,人家说什么都相信,免得到时候自己吃亏。尤其是像徐敬余这样的明星选手,他现在还年轻,以后真转职业了,面对的名利场和诱惑会更多,那么多女粉丝……”

    应欢忍不住打断:“他很好,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这么快就护上啦?”

    “我说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应欢就是无条件相信徐敬余,大概是因为他太过于坦荡了。

    应佳溪看着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小姑娘刚谈上恋爱,热恋期对方什么都是好的,这时候是最容不得别人指手画脚的了。她笑了笑:“好,不说他了,以后有机会带他过来让我看看。”

    应欢点头:“嗯。”

    应佳溪往门外看了一眼,应驰坐在沙发上,正跟几个长辈说起前段时间比赛的事。少年志气满满,兴奋张扬,说起自己的比赛,眼睛都是亮的,光是看着,就觉得不忍。

    “前段时间,叔叔来找过我和我爸,叔叔病了好几年了,这几年你对尿毒症应该也很了解,这病因人而异,有人透析能坚持十几年,有人一两年就不行了。叔叔坚持了几年,身体也渐渐不行了,他们肯定没告诉你们,他们都这样,报喜不报忧……”应佳溪看向应欢,应欢抿着唇,眼睛有些红,她摸摸她的头,“我知道你比应驰通透,有什么事你能哄住应驰,他听你的话。所以,提前跟你透个底,之前叔叔来问过我爸,如果到时候他要做手术,真要个肾,他行不行?我爸没说不行,但这话我先跟你说了,不行,我爸身体也不好,要一个肾,那也是要他的命。”

    应欢低着头,嗓音很低,有些干哑:“我知道,都知道。”

    她就是心疼,心疼应驰。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配型成功的是她。

    应佳溪怕她哭出来,搂住她的肩,小声安慰:“别着急,还有时间,如果赶上配型成功的,就不用应驰了,他还可以继续打比赛。”

    应欢喉咙微哽,轻轻点头:“我知道的。”

    应佳溪摸摸她的头,换个轻松的话题:“对了,你都有男朋友了,应驰呢?他也十九岁了,长得那么好看,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他?”

    “有啊。”应欢深吸了口气,“他有很多姐姐粉。”

    “……就没女孩子追他?”

    “有,不过他心思不在上面,也不怎么开窍,估计人家暗示了他都不知道。”应欢想起应驰的同班同学颜夕,颜夕专门跑去三亚看应驰比赛,应该不是简单的同学情?

    应佳溪笑:“说不定是,应驰比你还迟钝。”

    应欢:“……”

    她不迟钝,她之前就是不想谈恋爱。

    话音刚落,就听到少年不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大姐,说谁迟钝呢!”

    应佳溪转头瞪他一眼:“别叫我大姐,每次你叫我大姐我都觉得自己都快奔四了,叫佳溪姐。”

    应驰就是故意叫大姐的,他哼了声:“你刚才说我什么?”

    应欢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没有为什么。

    就是突然想给他顺毛。

    应佳溪笑眯眯地看应驰,懒洋洋地问:“想知道你有没有交女朋友。”

    少年一听,脸忽然涨红了,“没有……”

    应佳溪笑:“还没有啊,你姐……”

    应欢心里一咯噔,忙看向应佳溪。

    应佳溪看她紧张兮兮的模样,笑了,“你姐说你不开窍。”

    应驰完全不在意,哼道:“这几个月我们都在打比赛,谁有空想这些啊,我们队里都是单身,又不丢人。”

    在比赛期间被队里的王牌撩到手的应欢低头沉默,完全不敢看应佳溪戏谑的表情,谁说没人想……徐敬余那混蛋就是个特例!

    应欢抬头看一眼单纯的少年,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了。

    晚上回去后,她去应驰房间帮他整理东西,应驰正在补习。颜夕把这几个月他落下的课业发给他,他看了一下,很绝望,半年没上课,专业知识百分之七十都看不懂。

    颜夕发语音给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

    应驰烦躁地挠头,靠在椅子上装死,“姐,我可以退学吗?”

    应欢:“不行,当初是你自己决定考的,怎么也要毕业。”

    应驰继续装死。

    应欢给他把衣服放进衣柜,过来按住他的鼠标,帮他把文件接收了。

    “快起来复习。”

    她拍拍他的脸。

    应驰嚎叫:“啊啊啊啊啊!磊哥他们都不用复习!不是在睡觉就是打游戏,要么就出去浪!”

    应欢看了他一眼,小声说:“徐敬余用的。”

    石磊他们是特招的,功课差点儿无所谓,徐敬余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虽然缺课缺考,但也是要补考的。刚才两人发微信,她问他在做什么,他就发来一张照片——

    桌上堆满了书。

    徐敬余跟应驰一样,也在苦逼地补课。

    应驰一听,强打起精神,用力搓搓脸:“我不能被那个人打败,免得又要叫我弱鸡。”

    应欢:“……”

    她正想说话,手机铃声就响了,看了一眼,徐敬余打来的。

    应欢偷偷摸摸溜回房间,关上门,接通电话,小声说:“喂。”

    徐敬余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手里转着一只笔,“怎么那么久没回我信息?”

    应欢小声说:“刚在应驰房间。”

    徐敬余按住笔头,直接把笔扔了,问她:“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

    “没……”应欢仰头看天花板,“他刚才还在说你总骂他弱鸡,以后你别骂他了。”

    徐敬余:“……”

    他笑了声,慢悠悠地问:“应小欢,我问你个问题,认真回答我。”

    应欢忽然有些紧张:“什么?”

    “如果我跟应驰吵起来,或者打起来,你哄谁呢?”

    “……”

    这个问题,应欢有些无言以对,不过还是认真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说:“我先哄他,私下再哄你,行不行?”

    徐敬余哼出一声:“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下次那家伙再惹我,该骂的时候还是要骂。”

    应欢:“……”

    她面无表情地反问:“那我跟你妈妈一起掉进海里,你救谁。”

    “放心,我妈游泳很厉害,能顺手把你捞起来。”

    “……”

    太欺负人了。

    徐敬余低笑,换了个话题:“明天我去接你?”

    这两天徐敬余又去复查了两次,确定眼睛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好好休息就能慢慢恢复。两人回来后就没见过面,应欢明天回学校,徐敬余也一样。

    应欢忙说:“不用了,我跟应驰一起回去。”

    “那什么时候见我?”

    “明晚?”

    徐敬余笑:“好。”

    ……

    第二天下午,应欢跟应驰回校。

    应欢回到宿舍,钟薇薇和林思羽都在,姜萌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她也不关心。

    钟薇薇转头看她,笑道:“怎么才几天没见你,就好像很久没见了。”

    林思羽跟着说:“对啊,我也觉得很久没见了,毕竟应小欢同学出息了,出去一趟就多了个男朋友。男朋友还是徐敬余,女生们的男神敬王啊,还在比赛现场轰轰烈烈地秀了一把!”

    应欢:“……”

    钟薇薇指指电脑屏幕,告诉她:“这两天论坛还有你跟敬王的帖子呢,删都删不完,删了又发,陆陆续续的。幸好没人真过来查,可能查了,没查到。”

    应欢问:“还在好奇我的长相?”

    那天徐敬余叫她别管之后,她就没再关注这些了,回来又忙,就把这事抛到脑后去了。

    钟薇薇点头:“对,基本都是女生,都在好奇你长什么样。”

    林思羽哼笑:“估计就是想看你漂不漂亮,配不配得上她们心中的敬王,不是看笑话,就是看热闹的,不用管。”她反身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致地看应欢,“你不如给我们说说,你跟徐敬余真的当众接吻啦?”

    应欢:“……”

    她脸色微红,轻轻点头。

    “亲了一下。”

    “哇,那么多人,那么多摄像机!敬王可真是个狼人!”

    可不是么……

    林思羽兴致勃勃地追问:“就没人拍到?据贴某个目击者说,亲得脸都变形了。”

    应欢:“……”

    没那么夸张?她就是表情太惊讶而已。

    钟薇薇坐在旁边笑。

    林思羽看看应欢,忍不住吐槽:“你知道么?当时曝出来的时候,姜萌整个脸都是黑的,一整天阴沉沉的,也不知道她生个什么气,徐敬余又不是她男朋友。”

    应欢看了看姜萌的床,“她呢?”

    林思羽轻笑:“谁知道呢,一大早就出去了。”

    好,寝室不合,确实挺尴尬的。

    钟薇薇顺手刷新了一下论坛,正准备关掉,就看见一个最新最热的帖子被顶起来——敬王女朋友正面照来了!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忙打开。

    帖子已经盖了几百楼了。

    “靠!快过来看,有人把你正面照曝光了。”

    应欢愣住,忙走过去,林思羽也跟着凑过去,“他妈的,谁这么缺德啊,乱曝光别人信息。”

    校园网网速有些慢,那些图转了一会儿,才慢慢显示出来。

    照片不多,只有三张。

    每一张都是应欢大一那时候的照片,看起来都是偷拍的,角度很不好看,加上应欢那时候刚带牙套,侧脸脸型比较怪。

    除了能看出眉眼好看,皮肤很白之外,是真不太好看。

    任何一个爱美的女孩子都不愿意看到自己这样的照片。

    钟薇薇骂道:“这人有病?专门曝光丑照,是想干嘛?”

    应欢皱眉,脸色一青一白地。

    钟薇薇往下拉了一下,扫了一眼评论——

    “啊,好失望……真的不太好看,敬王这眼光,还不如跟我在一起!”

    “说真的,我比她漂亮多了!”

    “我只想说,敬王是怎么对着她的嘴亲下去的,啊啊啊啊啊崩溃了!心理极度不平衡!”

    “她是哪个学院的?楼下有科普吗?想去看看本人。戴牙套是会影响颜值了,摘牙套也会变美的,大家别那么早下定论好吗?!万一这是旧照呢?”

    ……

    钟薇薇一边看一边骂:“靠,有毛病!”

    评论大多是喷应欢长得不好看的,配不上徐敬余,有时候女生对女生的宽容度真的很低,说话也很难听。钟薇薇看不下去了,也怕应欢看了难过,直接联系管理员,让人删帖。

    林思羽看向应欢,满心疑惑:“谁拍的这些照片?”

    应欢大一的时候照片特别少,除了偶尔被钟薇薇和林思羽硬拉着照了几张之外,就是一些不可避免的集体照了,她手机里连张自拍都没有。

    应欢眉头紧拧,心底有道不明的愤怒和无奈,也第一次感受到网络暴力,她深吸了口气,“不知道。”

    她心里有些不好的猜测。

    但很多时候,她并不想把人心想得那么坏,所以她强迫自己先别乱猜。

    林思羽看看她,哼了声:“肯定是同班同学了。”

    钟薇薇正在联系管理员删帖。

    半天没回复。

    应欢不想再看了,拉开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

    林思羽看着她,有些担忧:“你没事?”

    应欢摇头:“没事,我觉得我长得还挺漂亮的。”

    林思羽噗嗤一声笑出来,“对,我也觉得。你牙套什么时候能摘啊?来,闪瞎一下众人的眼。”

    应欢:“……”

    刚才,她确实又升起一股强烈的想摘牙套的冲动,但那股冲动远比不上当初她想摘牙套跟徐敬余接吻的那一刻,想到徐敬余,她忽然就有些释怀了。

    她小声说:“差不多了。”

    没几天就六月了。

    6月8日,正好两年,杜医生应该同意她摘牙套了?

    她正想着,手机就响了。

    是徐敬余打来的。

    徐敬余早上就回学校了,因为训练和比赛的原因,他跟石磊和杨璟成赵靖忠住一个寝室。杨璟成和赵靖忠赛后就回家了,还没返校,寝室只有他跟石磊在。

    刚才,石磊正在打游戏,跟人连麦,他朋友寝室的人说了一句帖子上的事,他听见了。也不管游戏了,直接退出去看了一下那个帖子,震惊道:“我操!敬王你看!”

    徐敬余没动,“说。”

    石磊翻了一下帖子,骂道:“靠!有人把小医生的照片曝光了,还特么是丑照,小医生比照片好看多了好吗?”

    徐敬余立即起身,走过去,直接按住石磊的鼠标翻看了一下。

    石磊看他脸色越来越冷,莫名打了个寒颤。

    徐敬余丢下鼠标,拿起桌上的手机和钥匙出门。

    ……

    应欢接通电话,把衣服挂进衣柜,柜门敞着,挡住她的身体,闷闷“喂”了声。

    徐敬余说:“下楼,我在你宿舍楼下。”

    应欢顿了一下,“你在楼下?”

    “嗯,下来。”

    应欢心情一瞬间就飞跃了,抿嘴一笑:“好,那你等我一下。”

    她关上柜门,看向还在跟帖子较劲儿的钟薇薇和林思羽,笑了笑:“徐敬余在楼下,我出去一下,帖子……你们帮我看一下,删不了就先算了,回头我再去处理。”

    钟薇薇点头,又刷新了一下,“咿?没了。”

    林思羽也看了一下:“真没了。”

    应欢眼眸一转,不是徐敬余弄的?

    “没了就好,我先下去了。”

    她心里想着他,去阳台洗了一下脸,换了条裙子,又把头发理顺,才匆匆跑下楼。

    一到楼下,就看见徐敬余站在门口,他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右眼也已经消肿,基本看不出伤,五官轮廓深刻英俊。他今天难得穿了件白色上衣,衬得人越发清爽帅气,引得路人侧目。

    有人在议论——

    “那不是敬王吗?他怎么在这里?”

    “不知道啊……”

    “新帖子你没看吗?还有照片呢,好像有人说他女朋友是医学院的,估计是来找女朋友的。”

    应欢也不管有多少目光落在他身上,飞快地跑下台阶,走到他面前。

    徐敬余低头睨她,直接牵起她的手,“走。”

    他的手很大,干燥温暖,把她的手整个包住。

    应欢跟着他,小声问:“去哪儿?”

    徐敬余歪头看她,嘴角翘了一下:“带你去摘牙套,嗯?”

    应欢愣住,不知道为何,心底忽然升起看他比赛时才会有的热血沸腾。她抿着嘴角,小声问:“你都看到了?”

    “嗯。”

    应欢沉默,徐敬余是开车过来的,他把人塞进车里,绕回驾驶座,车玻璃是茶色的,把外面那些好奇的,探究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全部挡在外面。

    但应欢想的却不是徐敬余担心的那些,她系上安全带后,转头看他,特别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觉得丑吗?”

    她最关心这个!

    徐敬余愣了一下,手搭在方向盘上,转头看她,轻笑出声:“应小欢,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并没有戴牙套。其实,你的牙齿不用调整也可以,挺可爱的。”

    应欢脸眼睛一亮:“真的?”

    徐敬余笑:“假的。”

    “……”

    应欢哼了声:“既然不丑,那你急什么啊?一看到人家说你女朋友丑就过来带我去摘牙套。”

    徐敬余舌尖抵了一下腮帮,直接捏住她的下巴,俯身过去。

    应欢心跳漏了一拍,忙伸手去挡。

    徐敬余比她更快,迅速抓住她的手,压在车窗上,让她无力抵抗,直接低头咬了她的唇。两人呼吸相融,应欢心跳快得像过山车,眼睛直直地看他。

    他黑眸睨着她,嗓音低沉:“我带你去摘牙套,是因为我想跟你接吻。”

    应欢眼睫一颤,微微喘了一下。

    徐敬余在她唇上磨了一下,有些色情地说:“或者,不摘也可以,我们可以试试怎么避开事故也能接吻,也许多试几次就能找到诀窍了,嗯?”

    应欢:“……”

    她死死守着牙关,抿紧唇。

    徐敬余在她唇上轻磨,吮了一下,才直起身,低头看她:“去不去?”

    应欢觉得唇上有些疼,她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小声地:“去……”

    作者有话要说:徐敬余:今天是不想做人的第一天。

    应小欢:……

    奶驰提着40米大刀赶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