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70章
    夏训安排在广东和海南,从去年一直到奥运赛结束,拳击队各类赛事比较多,需要在赛事中平衡训练,教练组只能安排分散和集中两种训练方式。

    吴起先带队抵达广东高校竞技中心,徐敬余一下车就看见陈森然了,他半眯着眼,神色微冷。

    陈森然站在校门口,顶着大太阳,专注地往这边看,他看见徐敬余的时候,目光转了一下。石磊几个看见他,兴奋地招了一下手,“哎,陈森然。”

    陈森然没什么表情地点了一下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等所有人都下车后,他往车门看了一眼。

    应欢没来。

    说不上的失落感从心底升起,陈森然没什么热情地应付石磊和杨璟成的话,吴起拍拍他的肩膀,不太满意道:“看着也没结实多少,没好好恢复训练?”

    陈森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含糊地说:“有训练。”

    徐敬余皱眉,莫名看不习惯陈森然这种敷衍了事的态度,冷声:“是吗?你现在跟应驰打一架,谁输谁赢都不一定。”

    陈森然转头看他,语气不悦:“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打不过他?!”

    莫名躺枪的应驰有些懵,到底年轻气盛,一听这话,他也忍不住了,回呛陈森然:“都几个月没打过了,你怎么就知道你还能打得过我?而且你最近的状态这么差,别说大话。”

    都是十九岁的少年,别指望谁比谁冷静。

    陈森然被应驰一激,冷脸道:“那就试试。”

    吴起有些头疼,他冷声道:“都别吵了,对战不是你们说安排就安排的,以后有需要会有安排。”

    陈森然和应驰同时别过脸,哼了声。

    挑事者徐敬余扫了他们一眼,提着行李先走了。

    虽然现在陈森然不跟吴起训练了,但他还是把人留到最后,关心了几句:“训练方式其实差不多的,没适应还是怎么样?怎么状态没见多好?”

    陈森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低声说:“还行。”

    哎,这孩子以前刚来的时候还挺吊炸天的,现在怎么跟个闷葫芦似的。

    吴起摇摇头,拍拍他的肩膀,淡声道:“我看徐敬余说的对,回头是该让你跟应驰比一下,看看谁本事更大了,你看看你最近什么状态?应驰什么状态?真打的话,你还不一定赢。”

    “小子,好好训练。”

    陈森然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因为这次集训安排在高校,所以运动员们不住酒店,直接安排在学生宿舍,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反正徐敬余跟应驰石磊还有杨璟成分到一个宿舍。

    真是热闹了。

    应驰因为专业的关系,宿舍是混寝的,平常在宿舍呆的时间很少,跟室友的关系也不亲密,好在室友人不错。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队友同寝室,他还挺高兴的。

    徐敬余走进寝室,看见应驰在整理行李,还哼了几句歌,看起来心情不错。

    不过,这种日子持续不到一个五天,他就有些受不了了,他看了一眼阳台上堆成两堆的袜子,忍不住说:“磊哥,成哥,你们俩就不能把袜子洗一下吗?”

    这个寝室,除了徐敬余会每天洗袜子,石磊和杨璟成简直了。

    石磊转头看他,奇怪地说:“没累积够二十双,急什么?”

    杨璟成摇头:“没想到你跟敬王一样洁癖,你知道吗?他平时不太乐意住寝室,就是不够合群,你得融入集体,知道吗?我的小祖宗哟。”

    应驰翻白眼:“我没洁癖!是你们太邋遢了!”

    他在家要是敢三天不洗袜子,应欢绝对会打死他。

    徐敬余洗完澡出来,脖子上挂了条毛巾,他靠在门口,随意拿毛巾在头上擦几下,冷哼道:“明天我跟吴教练说一声,你们俩住一个宿舍。”

    石磊:“……”

    杨璟成:“别……”

    徐敬余淡淡地睨他们一眼,不冷不热道:“赔我小金鱼,死的那条。”

    两人有些懵,以前徐敬余就算住宿舍,也没管过他们袜子洗没洗,这是照顾小祖宗?

    徐敬余:“赔吗?”

    石磊和杨璟成迅速扔下手机,屁滚尿流地跑去洗袜子了。

    赔不起赔不起!要命都赔不起!

    应驰:“……”

    他呆愣了几秒,转头看徐敬余,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有威严,难道就因为他实力最强?

    徐敬余瞥他一眼,淡淡笑道:“怎么?觉得你姐夫挺厉害?”

    应驰脸涨红,忍不住说:“你他妈要点儿脸行吗?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跟我姐才在一起多久,就想让我叫……”

    “姐夫”两个字他说都说不出口。

    “反正,你要点脸!我姐还不一定嫁给你呢!”

    这话徐敬余就不爱听了,他嘴角笑意收敛,语气有些冷:“你说什么?”

    应驰看他的眼神,莫名有些发冷,但他向来不怕他,正面刚:“我说我姐还不一定嫁给你!就不叫你姐夫!”

    徐敬余舌尖抵着下牙槽,慢慢地点了一下头,走过去。他没穿上衣,光着精壮的上身,看起来强悍有力,眼神吓人。应驰以为他要来打他了,他忽然怂了一下,喊:“你还想打人?我姐要是知道了……”

    “你也知道你有个姐?”徐敬余斜睨他,“你姐要不是应欢,我还真挺想揍你一顿。”

    “……”

    看,看!

    这个人就是这么表里不一!

    徐敬余从床上拿下t恤,利落套上,漫不经心地说:“放心,不会揍你。你姐既然让我照顾你,我就得供着你这个小祖宗。”

    应驰:“……”

    徐敬余拿起手机,走出寝室,去走廊跟应欢打电话。

    石磊和杨璟成听完两人的对话,又迅速把袜子洗了一半,转头同情地看看应驰,“这小子哪里是敬王的对手,小医生估计也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杨璟成小声说:“你说,敬王把小医生吃了吗?”

    石磊想了想,说:“我觉得肯定没有,不然照敬王那性子,要是真能生米煮成熟饭,他能这么伺候小祖宗?肯定还得巴结着……”

    杨璟成点头:“说得也是。”

    石磊笑容突然猥琐:“我觉得小医生那小体型肯定吃不消,你看敬王那体格和尺寸……你不记得他还有个外号吗?我觉得他应该找个洋妞,要不然那些个大胸拳击宝贝也行,嘿嘿嘿……”

    杨璟成:“嘿嘿……”

    突然,两人后背一块被打了一棍子,两人叫出声:“卧槽!”

    同时听见应驰崩溃炸毛的怒吼:

    “啊啊啊啊啊!你们真他妈猥琐!再胡说八道我就要跟你们单挑!”

    石磊和杨璟成僵硬地回头,应驰拿着凉衣棍跟个天神似的站在阳台门口,脸涨得通红,气鼓鼓地瞪着他们。

    少年高中的时候没住过校,心思也比较单纯,那种片子当然也偷偷看过,但他确实没怎么开窍,看的时候就觉得不好意思,也没多少兴趣,有空就去跑步打拳,为了攒钱还经常逃课,根本没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上大学后,全班就他和颜夕两个人,更没机会参与这种活动了,每天训练累死累活的,还要念书,几乎全部精力都放在比赛上了,压根没去想过这些。

    他是真的不知道,男生聚在一起是什么猥琐话题都敢聊。

    石磊和杨璟成面面相觑,石磊手上都是泡沫,拿肩膀蹭蹭脸颊,咳了几声:“行行行,你是祖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然还能怎么办?

    小祖宗有徐敬余罩着呢!

    应驰快要被气炸了。

    这寝室快待不下去了。

    他想给应欢打电话,打了半小时,特么的还占线。

    肯定是徐敬余!

    半多小时后,徐敬余回来了。

    ……

    应欢挂断电话,手机有些发烫,她看了眼,有不少微信信息,点开一看——

    【姐,你能不能教训一下徐敬余,肯定是你对他太好了,他飘了!整天想要我叫他姐夫!八字还没一撇呢!】

    【还有,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你要记得你还是学生。】

    【你让他好好照顾我是?我都没告诉你,刚来那天他就挑衅陈森然,说他现在打不过我,害得陈森然差点跟我干架,这人心思忒坏!】

    【还有!你以后离磊哥和成哥远一点儿!】

    ……

    应欢:“……”

    这小子受什么刺激了?

    刚才她问徐敬余,徐敬余是这么说的,他说:“小祖宗挺老实的。”

    应欢看着满屏的吐槽,想了又想,忍不住问应驰:“你真这么讨厌徐敬余,他在你眼里就没有可取之处吗?”

    应驰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刚回来的徐敬余,哼了声,回复应欢。

    【有一点,他每天都洗袜子。】

    应欢:“……”

    这特么也算可取之处吗?

    有时候男生的脑回路她不是很懂。

    她跟应驰没说几句话,应驰那边就没声音了,估计是吴起去没收手机了。

    下一秒,手机响了一下。

    【晚安,宝贝儿。】

    应欢:“……”

    真是,叫宝贝儿叫得越来越顺口了。

    不是说女朋友是女王吗?好像他只叫过她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两人没在一起的时候。

    应欢也不确定他手机有没有被收走,她回了一句:“不是说我是女王吗?你怎么都不叫我女王了?是不是觉得我气质不符?跟你心目中的女王有差距?”

    她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复。

    那头,徐敬余听到信息响,转身走过去,叫住吴起:“等等。”

    吴起顿住,徐敬余走过去,又把手机拿回来,“我看个信息。”

    吴起:“……”

    几秒后,徐敬余把手机关机,淡笑着还回去,“好了。”

    “你们都给我早点儿休息。”

    吴起哼了声,转身走了。

    门一关上,徐敬余打开柜子,拿出另一个手机,登录微信,靠着柜子编辑信息,姿态有些懒。

    应欢刚要去洗澡,手机又响了。

    【早说啊,喜欢我这么叫你?】

    【行,女王大人。】

    应欢忍不住笑,学他的语气:“再叫一声?”

    那边始终没有回应。

    她又回了一个字:“嗯?”

    还是没有回应。

    因为徐敬余的手机被吴起没收了。

    一分钟之前,吴起去隔壁宿舍收完手机回来,经过他们宿舍,又停了一下,打开门看看他们有没有老实睡觉。一开门,应驰就跟个小学生似的举手,指向把手机塞回柜子里,慢条斯理关上柜子的徐敬余,“教练,他藏了一个手机。”

    徐敬余:“……”

    石磊:胆子可真特么大啊,敢举报敬王。

    杨璟成:果然是小祖宗,不知天高地厚。

    吴起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徐敬余,在他眼里,徐敬余就是优等生,性子直接坦率,不至于藏手机?

    果然,谈恋爱误事!!!

    大赛当前,就算是徐敬余,吴起也不能留情,他走过去,对徐敬余伸出手,皱眉说:“手机上交,规矩。”

    徐敬余深吸了口气,拉开柜子,把手机拿出来。

    手机屏幕还停留在聊天页面,吴起扫了一眼,正好看到“女王大人”四个字,他一言难尽地看徐敬余一眼,忍不住说:“女孩子不能太纵容。”

    徐敬余匆匆忙忙回了应欢一句,关机。

    塞到吴起怀里,嘴角微微勾起:“我就乐意纵容她,就乐意叫她女王。”

    吴起:“……”

    其他人:“……”

    吴起用一种“你居然堕落成这样”的眼神深深看一眼徐敬余,揣着一兜没收来的手机走了。

    应驰忽然怂了,尤其听徐敬余说完那句话后,特别怂,还有些后悔。他想盖被子挡住自己,然后发现是夏天,热得不行,哪里有被子?

    徐敬余走过来,冷冰冰地抬头看他。

    石磊和杨璟成默默地思考:如果这两人打起来,他们应该帮谁?

    “好玩吗?小祖宗。”

    “……”

    徐敬余冷笑:“你得感谢你有个姐,不然这会儿我真他妈会把你拽下来揍一顿,看你服不服,不服再揍。”

    应驰:“……”

    几秒后,他忍不住了,嘀咕道:“那不是大家都遵守规矩吗?你违规了。”

    徐敬余笑了声,冲石磊和杨璟成抬抬下巴:“你们俩藏的手机和游戏机呢?”

    石磊:“……”

    他爬下床,从柜子里摸出个游戏机。

    杨璟成挠挠头,从枕头下摸出个手机。

    应驰目瞪口呆地看着。

    平时他是寝室睡得最早的,也没太注意,压根不知道石磊和杨璟成也藏了东西。

    徐敬余面无表情地看应驰,几秒后,又气笑了,都懒得跟这家伙置气了,他轻笑道:“小祖宗,你是不是太单纯了点儿?我给你上一课,以后别那么缺心眼。”

    应驰:“……”

    对不起,他好像单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应欢那晚最后收到的一条信息是——

    【应小欢,你小祖宗犯的罪,是不是得你来还?】

    她百思不得其解,应驰犯了什么罪了?

    第二天晚上,应欢才知道,应驰胆大包天,举报了徐敬余藏手机。

    她忍不住扶额,这两人相爱相杀吗?

    何时才是个尽头?

    ……

    夏训结束前,吴起真安排了一场陈森然跟应驰的比赛,陈森然的状态勉勉强强的,远不如应驰。首先,他的体重只在71公斤,应驰是74.6公斤。

    如果说应驰是个小太阳,陈森然就是一朵乌云。

    两人站在拳台上,胜负几乎一眼明了。

    比赛结束,陈森然一声不吭,走下拳台。

    韩沁拉住他:“上哪儿?”

    陈森然没说话,甩开她。

    吴起:“徐敬余,把他拉回来。”

    徐敬余眯了一下眼,转身把人抓了回来,他力道极大,陈森然刚打完五个回合比赛,几乎是没有反抗之力就被按到椅子上。

    徐敬余低头睨他,不冷不热道:“上哪儿?输不起吗?”

    陈森然抿紧唇,额头被打得开花,渗着血,看起来有些可怖。

    韩沁叹了口气,走过来替他处理,嘀咕道:“你这脾气还真是……”

    陈森然焦躁得不行,他觉得自己快要比不下去了,无论做什么都救不了他了……到底要做什么才能好呢?

    作者有话要说:石磊:敬王有个外号,徐.大吊.敬余。

    敬王嘴上比较不饶人,其实对小祖宗挺好的,后面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