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修仙奇缘传一 > 七十三:宗门喜事连连有(三)
    陈鸿立回到了洞府之内,只觉得头重脚轻,浑身燥热呀!

    心道:“今天这是他娘地怎么了?怎么喝酒喝醉了么?不行,今天晚上我还得修炼呢,可不能错过这大好时光呀。”

    陈鸿立吞食了两颗丹药,立刻盘膝坐在了蒲团之上了。按照一往的修炼方法开始打坐修炼了。

    陈鸿立心中还在默默地念叨着,“下丹田、会阴、尾闾、命门、玉枕、百会、上丹田、中丹田、……。

    念着念着就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酣声了。

    睡梦中陈鸿立梦见自己脚踏祥云自由的在天上飞翔着。飞过了高山,飞过大海,飞呀飞。

    飞到了一个熔岩湖上,看着满湖的熔岩。

    陈鸿立心道:“这个地方不错呀,待我到这个溶岩湖中洗个澡再说吧。

    最近老觉的身上怪痒痒的。”

    陈鸿立跳入这熔岩湖中,就觉得浑身燥热无比。

    滚烫的熔岩烧烤得自己身上生痛。

    陈鸿立心道:“我一定要坚持住,到底看看我在这熔岩湖中坚持多久吧。

    滚烫的熔岩洗在身上,真是舒服极了,突然,从熔岩湖的底部钻出了一条火龙来了。

    这条火龙身有千丈,火龙一声怒吼,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朝陈鸿立咬来了。

    直吓得陈鸿立跑出熔岩湖纽头就跑,后边的火龙紧跟着就追了出来,直追得陈鸿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陈鸿立跑着跑着就跑到了一座大山的山顶了,等到了大山的顶部回头一看,我的妈呀,火龙离他不过二三丈远的距离了,火龙正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咬来了。

    吓得陈鸿立一窜跳下了万丈悬崖了。

    陈鸿立从梦中惊醒了,立刻从蒲团上栽了下来了。

    陈鸿立惊恐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唉哟,我滴个天哟,可吓死我了。

    刚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看,唉哟!怎么又他娘弄成了个臭屎棍子了呢?只见浑身上下一层黑色的油质,一股股酸臭味正从身上冒了出来。

    陈鸿立迈步跑出洞府,立刻向水池儿跑来了,此时正值日上三杆之时,灵药园里一切都挺安静的。

    “唉哟,我这是睡了一晚上呀?真是吃酒误事呀。”

    陈鸿立跳入水池内,边脱衣服边洗身体,过了好长时间才洗干净了身上油腻腻的东西了,陈鸿立从水池中跳了出来,换了身干净衣裳,这心中才算是彻底踏实下来了。

    陈鸿立心道:“也不知八师叔喝了那么多的灵酒现在怎么样了?不行,我得过去看看他去。

    八师叔喝的酒比我还多,而且还都是那聚灵草叶子最多的酒呀!

    他若出了什么危险的话,那我以后还怎么往这红枫谷里待呀!”

    想到此,陈鸿立脸上的冷汗顿时就又下来了。

    陈鸿立想到此,打开灵力墙迈步直奔八师叔白衣秀士王伦的洞府跑来了。

    等来到洞府门前,只见洞府门外已经站满了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白衣秀士王伦的门人弟子,刘显龙、岳东庆也在人群之中呢。

    陈鸿立赶紧快走几步来到了刘显龙面前问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刘显龙听了遥了遥头。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按说你的八师叔刚进入金丹时间还不长呢,他不应这么快就进入金丹中期罢。

    也不知什么原因,这几天你八师叔的洞府中灵力一直阵阵地波动。

    这都好几天了,我们这些人一直在洞府外等侯着呢,到现在也没有结束呢,我说小子,你在灵药园中没有感应得到么?”

    陈鸿立听了摇了摇头:“弟子确实不知此事,弟子要是知道的话 ,弟子早就跑过来了 。”

    又过了二个多时辰,洞府外的灵力波动才停止了波动了,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白衣秀士才迈步走出了洞府了。

    白衣秀士用眼扫了众人一眼,随后哈哈大笑道:“多谢诸位关心王伦了,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儿了。

    三师兄,四师弟、鸿立,快快随我进洞府吧。

    其余的人都散了吧。”

    众人闻听师父发话了,纷纷都散去了,三个人随白衣秀士走进洞府了。

    王伦笑呵呵地一面给众人让座,一边满面春风地给三人亲自倒灵茶。

    “三师兄、四师兄、鸿立快快请坐,来,喝茶吧。”

    刘显龙端起灵茶喝了两口。

    “八师弟,你好福气呀,没想到这么快就进阶金丹中期了。

    真是可喜可贺呀。”

    王伦听了咧嘴笑道:“这有什么可贺可庆的呢?还不是这几天沾了鸿立点儿光儿么,不然的话,恐怕五十年门人突破到金丹中期就不错了。

    来,鸿立,挨着师叔我坐下,咱们爷儿俩从一见面就投缘呀。”

    岳东庆与刘显龙听了一头雾水。

    心道:这哪跟哪呀?

    俩个人纷纷纽头看向陈鸿立。

    时间不大,刘显龙突然开口了:“小子,你什么时侯进入假丹期了呀?”

    “假丹期?什么假丹期呀?弟子不知道呀。”

    刘显龙听了笑道:“你个混小子,一问三不知,就是修炼速度奇快,这哪儿还有天理哟。”

    岳东庆掌门听了赶紧解释道:“鸿立呀,所谓假丹期,就是金丹未满,筑基已过。

    这时期距金丹期还有一段时间,但比筑基顶峰要强一些的,这段时期就叫假丹期,小子,听明白了么?”

    陈鸿立听了点了点头。

    “掌门师伯,弟子我听明白了。”

    “八师弟,快讲讲你是如何机缘巧合突破到金丹中期的吧!”

    岳东庆掌门好奇地问。

    白衣秀士王伦就把如何领着弟子张国莉去灵药园中吃蛇肉,又如何用聚灵草泡草酒,两个人如何喝灵酒的事讲述了一遍。

    最后白衣秀士王伦说:“二位师兄,我跟鸿立我们俩试喝药酒那是冒了生命风险的,这机缘巧合得到突破也算是对我俩的奖励吧。”

    岳东庆听了笑道:“看起来以后我也得跟鸿立走近点儿了,咱们宗门最近的这两次重大突破都跟这小子有关系,我再在旁边傻愣着的话,那我不成了二傻子了么?”

    几个人听了哈哈大笑。

    岳东庆说:“最近咱们宗门中可谓喜事连连,明日我将召集另几位金丹修士,咱们大家开个会,咱们想办法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祝一下吧。”

    说完,岳东庆率先离开了白衣秀士王伦的洞府了,刘显龙见此也起身告辞了。

    “八师弟,鸿立你们聊吧,我还有点儿别们事儿,那我先走了。”

    刘显龙说着也迈步走出了洞府了。

    今天白衣秀士王伦特别得兴奋。

    “鸿立,你可不能走,今天无论如何咱们俩得庆祝一番呀。”

    说着,白衣秀士王伦拿出传音符,说了两句话把符纸往外一扔,符纸顿时燃烧了起来,时间不大,张国立就伙同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白衣秀士见了笑道:“鸿立呀,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的大弟子张社勇。

    现在也进入了筑基初期了。

    社勇,过来,见一见你的这位师兄。

    这位就是你四师伯的四弟子陈鸿立。

    人家入我红枫谷还没有几年呢,你瞧瞧,人家现在都进入了假丹期了,你跟人家相比的话,那差得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呀!”

    张社勇听了赶紧上前一躬身。

    “师弟张社勇见过陈师兄,陈师兄这段时间在宗门内可是名声大振呀,你可真是我们这些后辈弟子学习的楷模呀。”

    陈鸿立连忙起身还礼。

    “张师弟你谬赞了,其实师兄我跟你们一般无二,也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呀!”

    “鸿立呀,还有蛇肉不,今天师叔我要亲自为你们用真灵之火烤蛇肉吃。”

    “回师叔的话,还有点儿,只是不多了。不过若是就咱们四位的话,那还是够用的。”

    “那就好,社勇,去洞府里边把为师的好酒取几瓶儿出来。咱们今天好好地庆祝庆祝。”

    陈鸿立从储物袋中拿出蛇肉放在了桌子上了。

    白衣秀士王伦拔出宝剑将蛇肉切成小条,蘸上佐料用竹签串好,然后伸出右手,一团火焰顿时从手上喷出来了,时间不大就满洞府飘香了,香喷喷的蛇肉就烤好了。

    白衣秀士打开了酒瓶,每人倒了一大碗,把蛇肉摆在了桌子上了。

    “来,鸿立、国莉、社勇都坐下吧,咱们先干了这碗酒再说吧,这烤蛇肉随便吃,谁也不许客气。”

    三个人哪里知道什么叫客气呀?三个人纷纷伸手抢吃抢喝呀。

    时间不太大,一桌子酒肉就被三个人给扫荡一空了。

    张国莉望着自己的小丈夫,那真是从心眼里往外喜欢呀!

    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师今天之所以把自己叫过来,那全是看着陈鸿立的面子上呀!

    若是排资论辈的话,自己根本就排不上号儿呀!

    陈鸿立见了忙起身告辞。

    “师叔,今日多谢盛情款待,弟子我今天就告辞了。”

    白衣秀士点了点头。

    “即然这样的话,那鸿立你就随便儿吧,欢迎常来八叔师的洞府来坐坐,师叔我就不送你了。”

    陈鸿立走出白衣秀士的洞府直奔自己的灵药园来了,此时天色已经黑了。

    陈鸿立心道:“这怎么一耽误就是一天呀。这又白白浪费了一天的工夫呀。

    唉,真是没办法呀。

    今天晚上我得好好修炼修炼,可不能再荒废了光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