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大明抄书人 > 第二章 吃面少女,花团姑娘
    方休见到那位拿着静心斋的门引登门,却不为上香,只为吃面的香客时。

    她正站在院墙前,满脸好奇地打量钟板。

    “你就是……方观主?”

    她听到动静转过身,同样满脸好奇地打量方休。

    这香客是个姑娘,看起来约莫双九年华,精致五官不差小狐妖分毫,只是有些不谙世事的稚气,像是养在深闺中,少有几次出门过。

    “是我。”

    方休点点头,也回一个满脸好奇。

    以方休如今的名气,香客瞧着他好奇是理所应当。

    方休瞧着这姑娘好奇,却是因为……

    她有些花团锦簇。

    头上挽着少女发髻,叉着玉钗步摇,又缀两朵沾露鲜花。

    黛描远山,朱点花钿,茉莉脂面檀脂唇,半点妆粉不肯少用。

    珠坠鬓角,玉环藕颈,珊瑚伴手翠伴腕,一斛南珠未必多剩。

    又层层叠叠一身衣裙,里衬外套皆是大家作工的提花丝绸,细织着花开绕岸鱼相逐的绣图,又有一袭丝绣绕肩,环在手臂上。

    能用的胭脂水粉全用上,能带的珠宝首饰全带上,能穿的绫罗锦绣全穿上。

    她本来便生得倾城绝色,何必穿戴得如此隆重?

    反倒掩盖不少天姿。

    好似一个突然暴富的土财主家里闺女,把前半辈子少的装扮,一股脑给补回来。

    但看她神色举止,又端庄大气,定然不是小门小户出身。

    “我听说,无厌观的香火面,味道不错。”

    花团姑娘行到院中石桌旁坐下,用眼神示意方休:上面吧。

    合着香客是食客,把道馆当面馆?

    方休摸不着头脑。

    不过看这少女神色举止,一派端庄大气,绝非寻常人家能养出的气质,定然有些来历。

    方休也不多问,吩咐胡小桑煮面去。

    小狐妖在无厌观这段时间,已把方休传授的几样面食学个精通,每日里变着花样下面。

    不一会儿,便有一碗盖着薄切牛肉的清汤拉面端出来。

    碗里冒着热腾腾香气,花团姑娘只嗅一口,便眉开眼笑,兴匆匆拿起筷子。

    吸溜。

    吸溜。

    咕咚咕咚。

    连吃带喝,那叫一个欢快。

    一会儿。

    花团姑娘放下空荡荡的面碗,唤道:“再给我来一碗。”

    胡小桑便又去煮一碗。

    吸溜。

    吸溜。

    咕咚咕咚。

    “再给我来一碗。”

    胡小桑又煮来一碗,还关切一句:“这位善信,你慢些吃,不要噎着。”

    花团姑娘听得脸蛋一红,这才放下速度,慢条斯理吃着第三碗面。

    她倒不像是在吃,时不时挑起一根面条仔细看,吸一口慢慢咀嚼,又拿筷子拨动面汤,仔细端详碗底的汤料。

    研究半天,她才又吸溜吸溜咕咚咕咚一鼓作气把面干完,抬头问道:“这面作法我第一次见,是……咦,那狐妖呢?”

    这会儿正到饭点,胡小桑给自家准备吃食去了。

    方休本来看她吃面好玩,闻言却是心中一动。

    花团姑娘浑身上下全无半点修行痕迹,普普通通一个凡人,竟能看穿胡小桑的真身?

    到底是什么来历?

    方休愈发好奇。

    “方观主,与你商量一件事。。”

    花团姑娘摸出一块丝绸手帕擦擦嘴,恢复大家闺秀做派,看着方休道:“你把这狐妖让给我,如何?”

    “让给你?”

    方休一笑,摇摇头道:“小桑家中仰慕道家礼仪,才把她送来无厌观学道。又非我的私物,怎么让?”

    “仰慕道门?”

    花团姑娘听得眼睛一亮,轻轻笑道:“那就好办。”

    “善信家中也修行道家学问?”

    方休隐隐联想到什么,随口道:“难怪要学道门吃面。”

    花团姑娘正要点头,听到方休后半句话,哼一声,淡淡道:“从来只有别人学我,哪里是我学别人?”

    正这会儿,胡小桑端着三碗炸酱面从厨房出来。

    先放下两碗,另一碗送去米铺给方屏。

    而花团姑娘在嗅到炸酱香味后,就直愣愣盯着面碗挪不开眼神。

    方休都看得佩服,问道:“你还吃得下?”

    这前后已经三碗面下去,汤都不剩,她却连饱嗝也不打一个。

    花团姑娘闻言有些难为情,轻咳一声掩饰,故作无所谓道:“我……可以尝尝。”

    “那给你尝尝吧。”

    “那我便不客气了。”

    花团姑娘看似随意,眼神里却有藏不住的喜意,捧过一只面碗便一阵阵吸溜吸溜吸溜。

    说是尝尝,吃起来却根本没打算停,最后连碗底炸酱油沫都没留下一滴。

    她吃得尽兴,唇上口脂早就吃干净,这次放下面碗时,嘴边又沾上一圈油渍,滑稽又可爱。

    “这种面也不错。”

    花团姑娘装作一脸镇定,点着头道:“这狐妖,我不可放过。”

    “啊?”

    胡小桑送完面回来,正迈进来无厌观,听得一愣。

    “你叫小桑?”

    花团姑娘看向她,满是笑意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走,以后专门煮面给我吃,你煮的这两种面我从未见过,你还会煮什么面?”

    “我是无厌观的人,怎么能跟你走?”

    胡小桑面露尴尬,又道:“你要是喜欢吃面,可以来无厌观里学,观主会的做法可多,我都还没学全。”

    “你是跟他学的?”

    花团姑娘扭头看向方休,有些狐疑。

    胡小桑见她不信,笑道:“道门之人都是吃面,当然便会煮面,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话听得花团姑娘脸色羞赧,咳嗽一声,挥手道:“学就不必了,今日吃得尽兴,下月十五我再来。”

    她起身正要走,又被胡小桑拦住。

    “你愿意了?”

    花团姑娘却又有些迟疑。

    她方才是真想抓住小狐妖就走。

    可这些面要是方休的手艺……万一小狐妖没学全,岂不是要错过不少?

    “不是。”

    胡小桑伸手指指自己秀唇,噗嗤一声笑道:“你忘记擦嘴了。”

    花团姑娘立时脸色红到耳根去,拿手帕捂住嘴便匆匆离去。

    “唉,还没给香火钱呢?”

    胡小桑忽而反应过来,忙要去追,还是方休喊住她。

    “观主,她那衣裳全是胡绣行的上等精品,大爷爷都未必舍得给我做一身,她定然是大户人家,怎么能不收香火钱?”

    胡小桑忿忿不平。

    当初本姑娘来上香时,观主你可是开口就要香火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