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大明抄书人 > 第二十五章 好一个佛子!
    “我?”

    方休接过笔,颇有几分诧异。

    “方休?”

    奉部诸人更是惊讶。

    赵关城脸色阴沉,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心情不佳。

    方才开口的官吏直白道:“悟真大师,这点金之礼,分明该由我们赵侍郎主持。”

    “这位大人,为何如此说?”

    悟真大师反问一句。

    “广林寺在西宛山辖下,若说要德高望重的燕京之人来保举,难道有比奉部侍郎更合适的?”

    那官吏急于讨好顶头上司,说话一点也不委婉,直直道:“这广林寺也是奉部下了公文才得以新建,难道不该还我们赵侍郎这个情面?”

    “此言差矣。”

    悟真大师摇摇头,开口道:“都供府与奉部虽然亲密难分,但各成体系,我广林寺既然在西宛山,自然要请西宛山之人来点金。”

    有人脱口而出:“可方休是道门之人,如何能为佛门寺庙行这礼?”

    悟真大师看他一眼,只一笑。

    这意思也显而易见。

    你们皆是儒门之人,难道就比道门之人更亲近几分?

    既然如此,倒不如请西宛山同僚来点金。

    而谁不知道,西宛山的山监之位,一直都是燕山大罗指派?

    摩阳成能与燕山大罗有什么关系?

    无非便是方休的修为不能服众,才跟燕山大罗传话,把山监交给摩阳成来做。

    连摩阳山监私下里,都直言不讳——自己这山监,全赖无厌观方休的照拂。

    奉部诸人正无言以对,悟真大师又道:“太微府一直是道门执掌,由燕山大罗的掌教天师亲领,而方观主在道门闻名遐迩,亦跟大罗派关系匪浅。贫僧若要在燕京城立寺,自然要请方观主为我保举。”

    这番说法合情合理。

    连赵关城都挑不出错来,只能脸色更差。

    悟真大师接着道:“广林寺虽是奉部新建,但建寺的缘由却是贫僧在居庸关除妖,才换来的嘉赏。而此番北上,若无方观主在,贫僧只怕已经以身饲妖,哪还有广林寺?这个情面,贫僧自然要还。”

    奉部诸人听得说不出话。

    倒是方休被夸得不好意思,笑着摆摆手:“悟真大师赞谬了,都是方休应该做的。”

    “方观主不必客气,贫僧也有私心。”

    悟真大师双手合十,朝方休宣一个佛号,缓缓道:“方观主佛缘深厚,而点金之礼的功德亦是布施度。贫僧是借此机会,增长方观主的六度修行,以期方观主再有进境,被佛法感化,投入我佛门。”

    方休叹一口气,拱手道:“承蒙悟真大师抬爱,只是方休的佛法修为再是精深,也断不会弃道门而去。”

    “方观主不必如此,这只是贫僧的小心思。”

    悟真大师回个礼,又轻笑道:“方观主也不用拒绝,荒佛连勾离妖国的国君都能感化,让佛门成为勾离国教,焉知贫僧就不能感化方观主?”

    方休哈哈一笑,点着头道:“那便请悟真大师多指教,方休也愿意多听听佛法。”

    一直踊跃开口的那个官吏,闻言嗤一声:“笑话,一个道门之人,怎么修行佛法?”

    他话音才落,便听到身后同僚们的一阵窃窃私语。

    “方休佛缘深厚?”

    “最近是有传闻,说方休在悟真大师的点化下,已经打开四识,比东兴山的几位高僧都不逊色……”

    “悟真大师才来燕京多久,方观主竟有这等佛缘?”

    那官吏的脸色一滞,哑口无言。

    “既然悟真大师已经有人选,那我等观礼便是,不用再多言。”

    赵关城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看方休一眼,冷冰冰道:“我倒是也想开开眼界,道门之人,是如何用佛门功德修行。”

    “必不让赵侍郎失望。”

    方休一笑,举起毛笔往那团放着金光的漆泥蘸去。

    笔尖才一触,漆泥上便涨起刺眼光芒,随即有磅礴念力勃发。

    随即漆泥自己化开,如水滴沾到棉花一般,只眨眨眼的工夫,便润进笔尖里去。

    “请方观主,为佛像描眼。”

    悟真大师与几个弟子一道,恭敬合十行礼。

    端坐正殿上的金身荒佛像,周身都覆着金漆,唯有双眼未着油墨,露出灰扑扑的石胎。

    方休掐一个指决,催起搬运咒,如一只无形手臂,持着饱蘸金漆的毛笔,往荒佛像的石眼上一点。

    不用他运笔,那笔尖一沾荒佛像的眼孔,金漆便自己流淌而出。

    再一点,余下金漆将另一只眼孔也描成金色。

    笔尖便恢复如此,崭然一新,好似从未蘸过水墨。

    而荒佛像上,金色双眼忽而一闪,随即亮起两道金光,射出去丈许远。

    “无量荒佛。”

    悟真大师高宣一声佛号。

    “无量荒佛。”

    一干弟子们,亦是跟着行礼。

    方休犹豫片刻,弃了笔,也学他们轻轻唤一声:“无量荒佛。”

    他话音才落,便隐隐觉着功德加身,六度修行有所进境。

    不等他仔细体悟,忽而自己念力涌动,几乎不受控制,萦绕周身,放出蒙蒙金光来。

    “他真能修行佛法?”

    奉部之人看得目瞪口呆。

    悟真大师也察觉到方休异状,诧异地转头看来:“方观主,你又有突破?”

    说是希望点金之礼的布施度,能助方休六度修行。

    可方休打开第四识才多久,没道理只凭点金之礼这些许功德,就打开第五识吧?

    而方休愣愣失神,低声喃喃:“这是……”

    识海之中,一段凭空出现的念头正在游荡。

    他的确打算借此“打开”第五识,只是此刻浑身金光,并非他以天魔无相模拟,而是他真的有所进境。

    这点金之礼的布施度,竟助他领悟一道神通!

    来不及细想,方休便推动天魔真气转化念力,将身遭金光催的更是耀眼。

    “悟真大师,我似乎打开第五识了。”

    “真有突破?”

    绕是悟真大师早接受方休的绝顶佛缘,可第五识远比前四识要艰难,此时也不敢相信。

    他上前一步,伸手按在方休肩上。

    方休有天魔无相,便是国师要探查他境界都不怕,坦然应对。

    只片刻,悟真大师便收回手,长笑一声,赞道:“好一个佛子!”

    “佛子?”

    “他真打开……第五识?”

    奉部众人面面相觑,而有对佛学更加精通的,下意识低喃着:“五识金刚……五识金刚……”

    赵关城的脸色铁青,瞪着方休,双眼中几欲喷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