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说网 > 我真是佞臣啊 > 第56章 定国侯【求追读】
    满是焦油的兽皮被打开,露出了一卷盖着火焰形状火漆的卷轴。

    卷轴之上还有二零零二,这样的几个字。

    将火漆小心翼翼完整的剥落下来,孙甲铺开了卷轴。

    孙甲翻出自己姑娘的笔架,在笔架上面挑了一根,都快变成红缨枪一样的毛笔,然后又找到了一方干涸了不知多久的砚台。

    用了一点水,将砚台上凝固的墨化开。

    用毛笔沾了沾墨水,这才开始在洁白的纸上,歪歪扭扭的写起了字。

    孙甲过去并不识字,后来是自己姑娘开始学字的时候,孙甲才跟着学了一些字。

    只是这字,就真的算不上好看了。

    “老兵孙甲,遥祝定国侯军威万昌。

    老兵孙甲原是茂州人士,于先帝三年,幸得跟随定国侯征战四方。

    定国侯所赐金卷,老兵孙甲一直不敢妄用。

    孙甲知道,这金卷非孙甲一人之功。

    是无数同袍以鲜血换回。

    孙甲不能贪众之功。

    但是今日孙甲,确遇难事,还请定国侯帮忙。

    孙甲之女于近日被五皇子之恶奴掳走。

    孙甲本打算,以全部家产,在黑市当中换取暴血丹一枚。

    独自去营救小女,如若成功,孙甲就远走他乡。

    如若不成,孙甲临死也要以血溅那五皇子一身。

    但现有一好官,名宁辰,愿以性命来帮我。

    孙甲不能连累这样好官,固望请定国侯帮忙。

    老兵孙甲给侯爷磕头了。”

    孙甲写完之后,看了看自己歪歪扭扭的字,以及很多污损的痕迹。

    又仔细的读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

    这才将纸放在油灯上给点燃了。

    纸一遇到火,就直接‘腾’的一下子,完全燃烧了起来。

    一眨眼的功夫,纸就在孙甲面前消失了。

    甚至连一点点纸灰都没有留下。

    如果不是桌子上,摆着完好无损的火焰形状的火漆封印。

    孙甲都不确定,自己刚刚有没有烧过什么?

    孙甲小心的把火焰形状的火漆,重新用兽皮包好。

    对于自己烧出去的信件,孙甲仿佛根本不担心,不会被人收到。

    更加不担心,收到的人不会管他的事情一般。

    ……

    一座全部都是漆黑颜色的望楼之上,一个身穿绯色长袍,面白无须,鬓角发白的中年老帅哥,从装着白色棋子的棋笥当中夹出了一颗白子。

    中年老帅哥看也未看一眼,就已经将白子落在了透明的棋盘上。

    如果万弘在这里的话,就能看得出来。

    这中年老帅哥所穿的绯色长袍是以天蚕丝织成,天蚕是一种妖族。

    它所吐出来的丝线,不仅可以做到寒暑不侵,一般刀剑都很难将其砍破。

    但是天蚕丝的产量极少,只有皇室才可以用。

    而且只有皇室中的亲王才可用。

    而能用完整天蚕丝做衣服的,除了皇帝、太子的冕服外,丰京就没有人敢这么用了。

    剩下的亲王,都会以天蚕丝混杂别的材料来做衣服。

    而眼前这个中年老帅哥绯色长袍,没有一丝掺杂。

    如果说绯色长袍已经价值连城,那他所用的棋盘和棋子,就更是无价之宝。

    棋盘是万年暖冰。

    这种东西只在海外有,产自深海之下的火山口。

    虽为冰,但却无寒意。

    至于黑白棋子,黑色为黑金钻,白色为白金钻,都是海外极难寻的特产。

    一颗棋子,就可以买下唐赢现在的住的整个大宅子,而且还是按照正常售价。

    这么珍贵的东西,万胖子都没见过。

    坐在中年老帅哥对面的是一个穿着官衫,脸上留着青须,满头大汗的老者。

    中年老帅哥落下一粒白子之后,那官杉老者脸上的汗更多了一些。

    手中拿着的黑色棋子,犹豫了半晌,最后才哆哆嗦嗦的落在了一个角落。

    “大帅,终于有人使用金卷了。”

    一个穿着盔甲,身材比郑大那一米九的大熊,还要上一拳的大汉,手中拿着刚刚得到的金卷副本,兴匆匆的来到了望楼之上。

    盔甲壮汉每一步都势大力沉,一脚落下去,整个望楼都在颤。

    这颤让中年老帅哥原本要落子的手稍稍抖了一下,棋子落在了一处角落。

    “落子无悔,就是此处吧。”中年老帅哥,洒脱的说道。

    再看对面的那个官杉老者,脸上已经汗水成流而下。

    “大帅,金卷!”盔甲大汉来到中年老帅哥面前,将金卷副本递上兴冲冲说道:“大帅我们发出去那么多金卷,终于有人使用了。这是第两千零二号金卷,对应的名字叫孙甲,他……”

    “让他把棋下完。”中年老帅哥,挥手打断了聒噪的盔甲大汉。

    盔甲大汉看了一眼棋盘上面错综复杂的局面,愣了一会说道:“大帅白子输了。”

    中年老帅哥淡淡说道:“我知道我早已输了,我只是想要看他,还能忍到几时而已。”

    盔甲大汉看了一眼对面,额头之上青筋暴露,原本应该会纯正无比的浩然正气,已然变成了黑色的官杉老者对中年老帅哥说道:“大帅,他已经被魔气侵染了。”

    中年老帅哥点点头说道:“明明修的是儒家浩然正气,却自甘堕落与魔为伍,带下去杀了吧。”

    盔甲大汉应了一声,直接过去拿人。

    坐在中年老帅哥对面的官杉老者,突然暴起,一身黑色的浩然正气,直接卷向了两个人。

    中年老帅哥坐在原地,岿然不动,连那棋盘都没有一丝波动。

    盔甲大汉看了对面的入魔的大儒,舔舔嘴唇说道:“都四品了。这魔气还真厉害,就是不知道你这三品,打算立什么命呢?欺师灭祖的命吗?你觉得儒圣能答应吗?”

    盔甲大汉一边说,一边过去,大手落下,直接不待那个官杉老者反应,就把人给拿下了。